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9.0 302播放

    吻着他的乳头,在下体狂热的悸动中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分类:小说专区
    • 地区:未知
    • 年份:2019 
    • 更新:02.24
    • 简介:还是那片春光人物:风——1。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大片

    公众号二维码
    • 剧情简介
    • 发表评论
    • 报错

    还是那片春光人物:风——1。
    80米,男子气十足的退伍军人,后自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办企业,排名进入国家的500强。

    玉——1。

    65米,漂亮的淫荡女。

    ***********************************第一章风的故事1990年的冬天,风就要离开部队了。

    离开车还有6个小时,看着墙角的行囊,他慢慢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它,看着烟雾悠悠的飘过微开的窗口,思绪一下子飞到了遥远的故乡。

    朦胧中玉正朝他走来,依然是那么妖娆、那么美丽、那么热情,玉的喘息声又回荡在他的耳边。

    不知不觉中,他的心跳快了起来。

    手下意识的握住了两腿间的凸起。

    想像着玉那饱满的双唇,忍不住发出了低吟。

    玉是风的女友,漂亮得使风每一次都不知疲倦。

    在风入伍前的那一晚,两人几乎没有将身体的结合部份分开过。

    风每每想起那一晚,都会产生无法控制的情欲。

    两年了,他又要见到阔别以久的玉了,风憧憬着两人重逢时的情景。

    这时门外传来了集合的号令声,“妈的!”风忍不住骂了出来。

    ************“几点了?”玉问道。

    军懒懒的躺在床上:“还早呢,你急什么,来把这一段看完。

    ”玉披着浴袍懒懒的走出浴室,坐在军的身旁,电视机中正放着昨晚录像。

    军把手伸入玉的浴袍内,把玩着凸起的乳头,笑问道:“我们几个,谁的精液比较好吃?”“去你的!”玉笑骂道,手自然的放在军的阴茎上,慢慢的套弄着。

    电视机中传出玉兴奋呻吟声,玉把目光移向屏幕。

    对军说道:“我们的事千万不能让风知道。

    ”军不耐烦的回答:“行了,你都讲了几遍了,你就那么怕他不要你。

    如果他真的不要你了,你就跟我好了。

    ”“你,算了吧,玩玩还行。

    跟你?还是免了吧!”军看了玉一眼,重重的捏了一下玉的乳头,“嗯~”玉轻轻的发出了一声低吟,军忍不住翻身将玉压在了身下。

    玉笑吟吟的道:“昨晚还没够?”军没有吭声,张嘴将玉的乳头含在口中舔弄着。

    “嗯~”又发出了一声轻轻的低吟后,玉将眼睛了起来。

    军的舌尖顺着玉的乳房慢慢的向下游走着,玉开始为自己的情欲感到吃惊,经过昨晚无数的高潮后,竟然这么快又被军挑逗了起来。

    腹下的那团火又开始了燃烧,已经可以感觉到有爱液慢慢的向外流出。

    天啊!又开始了,军的舌头已经到了大腿的内侧,玉忍不住将腿分向两边,让爱液暴露在军的眼前。

    在军的舔弄下,玉感到腹下的那团火越烧越旺,玉的喘息也越来越快,一种强烈的需求使玉无法忍受。

    玉用手拽住军的头发,将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耻部,军顺从的用舌头打开玉的阴唇,探了进去。

    “啊~~”玉叫了出来,同时咬紧了牙关。

    军立起身,用龟头慢慢的研磨着,玉抬起臀部去迎合着,军却戏弄着不让阴茎深入。

    玉颤抖着喊了出来:“快……快给我。

    ”军并不听话,玉急切的用双手环抱住军的臀,用力拉向自己。

    “嗯……”随着军阴茎的深入,玉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军感到玉的阴肌有节奏的收缩着,轻声道:“你可真是个小淫妇。

    ”玉着眼道:“我喜欢,怎么样!”说着轻轻的扭着臀。

    军慢慢的将阴茎拔出,玉感到军那滚烫的龟头滑过自己的耻肉,不禁弓起了腰,当龟头快要滑出时,军却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猛的顶了回去,巨大的撞击使玉“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军再次慢慢的将阴茎拔出,更猛烈的顶向玉的玉门,玉的叫声更响了,只感到军的阴茎直抵到子宫口。

    军开始了快速的、连续性的攻击,玉的喊声在军猛烈的运动下,慢慢的变成了一种呜咽。

    “好大呀!”玉抬起头,看着在自己玉门中不断进出的猩红的阴茎,然后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舔着军小小的乳头,军不禁一哆嗦,只感阴茎又大了几分,于是更用力的撞向玉的阴唇。

    玉“啊!”了一声,无力的倒在了床上,“啊啊……”的嘶喊着,滚烫的龟头把玉几乎带到了疯狂的边缘。

    军好像已经兴奋到了极点,龟头开始轻轻的发出颤动。

    玉也感到了军的兴奋,不禁呜咽喊道:“快快……不要停呀……啊……”军看着兴奋的玉,强忍着、继续着,玉兴奋的扭动着。

    终于,军高喊了一声:“我……我不行了……”任精液一泄而去。

    玉感到一股暖流急射进来,不禁拼命的抬起臀,死死的抵在军的胯间,感受着军的龟头兴奋的跳动。

    军并未马上起身,仍将慢慢软化的阴茎留在玉的阴道内。

    玉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电视机中仍在播放着昨晚的情景:玉正被邓彬和卫东挤压在中间。

    由于是从侧面拍摄,此时只能看到邓彬的阴茎在玉的臀门里出出入入,玉身下的卫东艰难的在蠕动着。

    不远处,阿冬正骑坐在军的身上,嘴里则叼着小杰的阳具。

    玉开始努力回忆,昨晚是怎么开始的?好像是大家边喝酒边看A片边打牌,好像是输的人要脱衣服,自己可能是一直输,结果被罚为四位男士口交。

    而实际上,昨晚阿冬和她的牌都不错。

    大概是因为A片中那几条黑黑的大老二的缘故吧,也可能是因为女主角叫得太淫荡了吧,军抬眼望着玉问道:“想什么呢?”玉被军的问话引回了现实中,摇摇头道:“没什么。

    对了,卫东他们几时过来?”“他们去找车了。

    放心,误不了的。

    看你紧张的,没准人家还带了个女兵回来呢!”玉叹了口气,悠悠的说:“如果是,就好了。

    ”军望着玉没有再吭声。

    良久,玉又说:“把那些带子收好了,千万不能让他看到。

    ”军点了点头。

    这时门外传来了卫东的叫声。

    第二章军的故事(一)军的故事卫东开着车,一群人在车上笑闹着。

    军看着眼前的这帮朋友,不禁又想到了将要见面的风。

    军和风是朋友,好得无法再好的朋友,军在离开这座城市时的情景又出现在军的眼前。

    玉在哭,风把她交给他,告诉军好好的照顾她,不要让她受欺负。

    想到这,军不禁把眼光转向笑闹着的玉。

    玉比风离开时漂亮了许多,军真的想好好的照顾她的,直到玉发现了他们的秘密。

    那是1988年的一个火热的下午,军带着玉和邓彬、卫东、小杰和小杰骚骚女阿冬一起去水库游泳。

    一路上阿冬和玉兴高采烈的聊着,却总是拿怪异的眼神望着他。

    军不喜欢玉和阿冬在一起,怕的是阿冬骨子里那股骚劲会传泄给玉,几次想插入她们的话题,却换回了阿冬挤眉弄眼的调笑,无奈,只好和卫东他们去聊起来。

    水库的水很清,几个人下水后很快的嬉闹做一团,玩的开心时卫东、小杰、邓彬他们在围着阿冬暗暗的吃起豆腐,玉不明就里的还想加入进去。

    军连忙把玉拉上岸对她道:“不许去!”玉奇怪的看着军。

    想要再去时,军已经对她吼起来,玉委屈的哭了。

    其他人闻声走上岸来,一场欢会不欢而散。

    回去的路上,玉和阿冬小声的嘀咕着不知道讲些什么,玉很快的和她有说有笑了。

    天渐晚时,几人进入饭店吃饭,气氛才好一些,离开饭馆大家又都有说有笑了。

    可是军仍感觉有点不对,接着大家起哄着要去军的住处看录像,军知道是什么意思。

    因为除了玉,人人都知道军住所的别名叫“炮台”。

    军说太晚了提议让玉回家,结果又引起了玉的强烈不满。

    最后在两人大吵起来后,玉和阿冬离开了。

    卫东对军说:“你也是,她想去,就让她加入嘛。

    ”军烦躁的对卫东叫到:“她和我们不一样。

    ”卫东古怪的看了看他道:“好好好,我们走吧。

    ”军把钥匙交给卫东道:“你们去吧,我想呆会。

    ”卫东他们离开了,军困惑的望着天。

    风已经走了六个月了,玉常常来找他,不知怎么的。

    军不敢正眼看她,可是每晚却又梦到她,以至于在梦中喊出了玉的名字。

    他好怕……军慢慢的逛向家,按了门铃奇怪的是开门的竟然是玉。

    玉红红的脸望着他,扑入他的怀里,玉喊着:“军,要我。

    风走了半年了,我好想,要我不然我去找别人。

    ”军愣愣的呆在那。

    (二)玉的知觉下午和他们去游泳和军闹了些不快,回来的路上和阿冬聊起,才知道一本正经的军原来有那么多的风流韵事。

    当阿冬告诉我,前几天晚上军半夜喊着我的名字时,我感到从心间涌起一丝甜意。

    军很讨人喜欢,他们这一群人中,他是最斯文的一个。

    如果不是有风的话我一定会选他。

    风很优秀,是标准的男人,可是他离开了,半年来我好想他啊,想他英俊的脸庞、想他粗壮的阴茎、想他给我的无数快乐。

    奇怪的是梦境中的他已经不再那么清晰,有时竟然变的有如他人,像军像小杰像邓彬甚至像丑陋的卫东。

    相同的是他们都带给我无数的快乐。

    阿冬开放的让人吃惊她告诉我她与军、卫东和邓彬的事。

    “我们在军那里看录像,那些片子真叫人兴奋,外国人就是不一样,那才叫开放呢。

    ”阿冬兴奋的讲着。

    “那是些什么啊?”我问道。

    “听说过性解放吗?”我摇摇头。

    “真是的,这都不知道。

    就是讲女人和男人一样有享受性爱的权利,是一种需要,人没有必要压制自己的需要,就比如吃饭喝水一样。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是不是说只要需要,和谁都行?”“那当然。

    ”“那怎么行,小杰知道了怎么办?”我不解的问道。

    “小杰知道的,他也同意我的看法,上次小杰还和军他们一起和我作爱呢,那种滋味真是太美妙了。

    ”“什么,你们五个一起?!”我吃惊的问道。

    “那有什么,你没见人家外国人,需要时,和动物都可以呢!”我一时间惊呆在那里。

    阿冬问我:“怎么样,风走后想过吗?”我脸一红到:“我才不想他呢。

    ”阿冬调侃的道:“我是问有没有想作爱?”我一下明白过来,红着脸笑骂着跑过去追打她。

    晚饭后,我的兴致正高,军却让我回家。

    我不禁气了起来:“有什么了不起。

    ”我气鼓鼓的离开了,阿冬挺够意思,追了上来道:“别生气,我看呢,他八成爱上你了。

    ”我委屈的说:“那他为什么那么对我?”阿冬摇摇头。

    我们走了一段,阿冬道:“别生气了,我们回去找他们。

    ”我气气的摇摇头。

    “想不想看看A片啊?”“有什么好看的。

    ”我气道。

    “走吧走吧,让你开开眼。

    ”我在阿冬的拉扯下半推半就的随她朝军家里走去。

    (三)阿冬的故事我带着玉来到军的住所,军不在。

    玉好像放开了许多,军家的客厅很大,组合沙发前面放着高档的电器,军的父亲是军区司令员,两年前调到了北京,于是一座两层的小楼便成了我们的欢乐窝。

    大概是担心是外人吧,电视是关着的,不过从几人的表情和隆起的裤裆可以看出,他们是刚刚把电视关上。

    我笑骂到:“看你们的熊样,把电视打开吧!”卫东看着玉,疑问的问我,“行吗?”我看玉不安的站在门口,连忙道:“怕什么,玉也是过来人,放吧。

    ”我和玉坐了下来。

    电视被打开了,是一部美国片,讲的是一个女人和老公一起参加换妻俱乐部的故事,女人被老公带到俱乐部里,三个黑人男子用长长的阴茎戳弄着她,她的老公则在旁边和一个黑女人作爱。

    屏幕上满是男女性器官的特写,欢快的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作在我旁边的玉睁大着眼睛盯着屏幕,我另一边的卫东已经将手深入了我的短裙内。

    我分开腿,来顺应着卫东的抚摩,同时将手放进卫东大大的短裤内。

    它已经好大了,卫东是几人中最大的,只是丑了些。

    这时一双手从我身后深入我了的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双乳,我将头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仰脸望去,原来是小杰。

    他俯下头,深深的吻住了我的唇,而卫东的手正打开我的阴唇,往里面探索着,我不禁呻吟了起来。

    我已经很湿了,可以感觉到已经流到了皮质的沙发上。

    模糊中邓彬朝我走来,他在卫东和小杰耳下说了些什么,三人将我抱起,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我知道他们是忍不住了,其实我也一样。

    到了房间,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让我们变得赤裸,我抓住一根离我最近的阴茎导入了我的阴道。

    强列的快感使我变的像一团火在烧。

    我闭上了眼,体会着龟头醉人的摩擦。

    “啊,顶的好深啊!……”我的喊声还没有结束,一支阴茎已经塞入了我的口中。

    一时间我的喊叫变的模糊不清,我睁开眼,看到小杰站在我的头侧笑笑的望着我,邓彬正将我的乳头含在口里,卫东粗壮的阴茎一下下有力的撞击在我的阴唇上。

    强烈的快感使我忘记了一切,昏昏间我好像在云雾中飞腾。

    (四)应有的故事车子慢慢的驶出了将军院,玉不言不语的坐在后排的角落里。

    两年来的经历像电影般的一幕幕在脑中闪过,望着正和阿冬闹骂着的军,他仿佛又看到了他们初次相爱时的景像。

    玉记得自己那时就像一只饥饿的狐狸,扑向错愕的军。

    军好像被吓坏了,但是几分钟后,玉就明白了饥饿的不止是狐狸。

    当军粗壮的阴茎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后,玉才能使自己狂跳的心慢慢的安静下来。

    军很老练,进入后并不急于进攻,直至玉拼命的在他身体下扭动。

    玉那晚相当的投入,以致于阿冬他们何时过来观战都没有发觉,只记得在无数的高潮后几双满是欲火的眼睛。

    在还没有清醒的状态下,被阿冬拥吻在怀中,之后是更多的高潮。

    玉到今天都不知道自己那天究竟干了几次,高潮了几回,只记得醒来时已是第三天的晚上。

    玉的第一个感觉是饥饿,然后就看到阿冬笑盈盈的端着牛奶和面包在自己面前。

    起身才发觉自己还是一丝不挂,不禁面一红,赶忙将棉巾抱在胸前。

    阿冬哈哈笑道:“你好劲哟!”玉红着脸:“他们呢?”“还睡呢。

    怎么样?刺激吧!哈哈……”“去你的!”玉的脸更红了。

    玉吃完饭,才感觉自己身上有好多的过期糨糊,阴户上的已经结痂。

    阿冬戏弄着玉的长发,笑道:“怎么,要不要洗个澡?”边说边拉起玉,奔向浴室。

    玉的感觉怪怪的,一切就好像是在梦中,然而眼前的一切又是那么真实。

    阿冬望着一声不响的玉问道:“你不是后悔了吧?”玉摇摇头:“我怎么感觉像做梦?”“下车了。

    ”阿冬的喊声把玉从回忆中唤了回来,已经到车站了。

    玉赶忙拿出小镜补了补妆。

    车站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卫东骂着:“他妈的,人真多。

    ”几个人挤到了站台前,不远处,火车正缓缓的驶入站台。

    军首先看到了风,几个男孩子冲上去抱在一起,玉却呆呆的看着一身军装的风走向自己。

    玉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风道:“回来了?”风点点头:“回来了。

    ”一帮人拥着军走出了车站,上了车,几个男人叽哩咕噜的聊着什么,玉却一声不响的和阿冬坐在面包车的脚落。

    风对大家道:“哥几个,我先回趟家。

    咱们晚上再好好聊好吗?”大家附和着说定了晚上见面的时间。

    车子已经到了风的家门前,风对玉道:“陪我回家好吗?”玉一惊,忙站起来和风走下了车子。

    看着车子走远,风才挽起玉的小腰道:“对不起,只顾和他们聊了。

    ”玉将头埋在了风的胸前……(五)风的故事终于回家了,我揽着玉走向家门。

    玉还是那么漂亮,只是感觉有点怪。

    一进门就看到了妈妈,妈妈激动的望着我,和我聊东聊西。

    “你瘦了。

    ”“想吃什么?让王妈给你准备。

    ”“你爸有个会,我打电话让他早点回来。

    ”“玉,你吃香蕉,你该毕业了吧?你爸身体还好吧?”我的心思却全在玉身上,看妈妈问不完的问题,只好对她讲:“妈,我想回房休息一下,等一下吃饭时再聊好了。

    玉,去我的房间看看。

    ”说着拉着玉跑上了楼。

    一进门,我就迫不及待的吻住了玉,玉紧紧抱着我。

    我迅速的解除了她的所有武装,玉嘴里呢喃着,倒在了我的身下,说着:“想死我了……”将我早已高涨的阳具导入她那温湿的穴中。

    于是我便开始努力的耕耘着这片阔别已久的土地,玉闭着眼睛,微微的咬着唇,努力的迎合着我。

    我伏下身,亲吻着她的红唇、亲吻着她硬挺的乳峰。

    她的呻吟声更响了,我可以感觉的他的阴户有节奏的抽搐着。

    “天哪,我受不了了……”我使出浑身的力量做最后的冲刺,玉弓起了腰,热烈的响应着我。

    在最后一下剧烈的撞击后,我们两个都安静了下来。

    我可以感觉的自己的精液正冲出去,玉的阴户快速的抽搐着。

    良久,玉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我想要起身,却被玉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吻吻她,又伏在了她身上,让渐渐变小的阴茎继续留在她的体内。

    “想我吗?”玉问道。

    “每天都想,真的。

    ”“我不信。

    ”“我在那最喜欢的就是想着你我在一起的情景,几乎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玉用她的小阴户夹了夹我的阴茎道:“鬼才信!你最会骗人了。

    ”我动情的吻着她:“玉,我绝不骗你。

    真的!”玉回吻着我,我又感到她的阴户有节奏的抽搐起来,我的阴茎也随着她的节奏一分分大了起来。

    玉的眼神又迷乱了,她的臀开始了有节奏的摆动,我用阴茎死死的抵住她,随她摆动的节奏摇动着。

    玉的呼吸越来越重,我支起了身子,垂下头望着我的阴茎,这才发现玉的阴毛是修剪过的。

    只留下阴唇上方小小的一块三角,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

    我将阴茎抽出少许,立刻有液体随着流了出来,我用力将抽出的阴茎撞了进去,玉发出了浑浊的呜咽声。

    看着玉淫媚的神态,我一下接一下的大力的抽插起来。

    玉的响应越来越热烈,突然她伸出双臂牢牢的将我抱死,用她的小嘴吸住了我的乳头,一阵强烈的快感从那里传来,我越发卖力的戳弄起来。

    “好……大……用……力……快……啊……”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父亲的叫声:“风儿,风儿在哪呢?”我赶紧从玉身上跳了下来,冲楼下喊道:“我就来!”我回头才看到,玉正用怨毒的目光看着我。

    (六)迷思玉漫无目的的在家旁的小河边闲逛着,风回来已经半年了,原本理想中的快乐却被一种寂寥给淹没了。

    风回来后玉就告别了以前的生活,她也挺怕见到那群人的,怕风知道以前那些疯狂的日子,好在心高气傲的风除了把军当作朋友很少理会其他人。

    开始时阿冬还来找她,可是风从来就不喜欢阿冬,不许玉和她往来,说阿冬不是什么好人,有次阿冬来找她,风还恶言恶语的数落了玉,玉只好躲了起来,阿冬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也好像一下子消失了。

    半年来玉除了在学校和家里的日子都是和风一起渡过的,下馆子、看电影、偶尔和朋友小聚。

    可玉却总是觉得缺点什么。

    风好像是变了,说不上来的感觉,尽管风对她依然是呵护备至,依然是爱护有加,然而这些以前玉很享受的东西却变成了一种禁锢,压的玉喘不过气来,玉开始怀念起以前的日子来,开始害怕和风见面了。

    玉偷偷的约了阿冬,想把一肚子的苦水找人倾诉一下,毕竟能够倾诉的也只有她了。

    阿冬有一所小房子,虽然不能和军家的欢乐窝比,但也是挺舒服的。

    在电视台做美编的她让她的小情人们偷偷的往她那捣腾了不少的设备,以当时来讲可算是相当的现代化了。

    玉挺佩服这个比她大不到两岁的姐姐的。

    玉一进门阿冬就调侃了起来,“小两口蜜月过的怎么样?”“哪有啊,闷死我了。

    ”玉老实不客气的说了起来,“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当兵当傻了,现在正统的让人觉得像个老大爷似的。

    整天说我不上进,不让我化妆,不让我……”阿冬静静的听她把话说完笑着道:“呵呵,这么多怨言啊,军也说风变了,还说不许我们再招惹你。

    其实风也不错啊,高大、英俊除了有些古板。

    ”玉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忍不住问道:“军还好吗?”阿冬鬼媚的看了她一眼,“想他了?”不知为什么阿玉的脸疏的红了起来。

    阿冬望着她又鬼媚的笑了起来,拿起了沙发旁的电话:“军啊,在哪呢?来我家吧,想你了呗。

    再见了。

    ”阿冬把玉揽在怀里看着满脸通红的玉说:“其实我知道,军也满想你的,只是你们之间隔着风。

    ”“说实话,不是风变了,是你!是你不愿意在禁锢你的思想和欲望了,我能理解那种感觉。

    ”(七)蜕变军来到阿冬家时已经是11点多了,阿冬打电话时,他正在家里无聊的看着红鞋日记,片中的女人的欲望让他想起了玉。

    阿冬是杰的女朋友,也是大家的性伙伴,军直到今天还记得在电视台初次遇到她时她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与阿冬做爱是美妙的享受,直到生活中出现了玉。

    玉的妩媚让军从心底里涌出无尽的爱恋,如果她不是风的女朋友……军不得不克制着这种爱意,克制着对玉身体的渴望,军敲开了阿冬家的门,一阵热情的拥吻后,随即把他推进了浴室:“不洗干净别出来。

    ”军无奈的冲洗起来突然浴室的灯熄了,“喂,怎么了?”“来捉我啊!”阿冬总是这样的,野性、迷人,有着无数的小花招,摸黑的进入卧室,仍是一团的漆黑,扑上阿冬那张柔软的大床,却发现空无一物。

    错愕间,一双温软的臂膀搂住了他的脖项,一副滚烫的唇吻住了他,黑暗中军抚弄着这副柔夷的躯体,感受着坚挺圆润的娇乳,将暴涨的阴茎压在那温热湿滑的蜜唇间磨弄着。

    “嗯嗯……”的娇喘声让军的下体益发的暴涨,军却坚忍着,他喜欢看阿冬在他身下努力捕捉阴茎的样子,喜欢看她微皱眉头忍受体内欲火煎熬的样子,虽然看不到,但也已经从湿滑的泛滥中感受到了狂热的悸动,军忍不住将阴茎挤进了那一片温暖和湿滑的悸动里。

    玉的心在狂跳着,也许正如阿冬说的,在经历了以往无数的欢愉后,她已经无法克制身体中的渴求了,无数个梦境里,有军的身影,军对她像哥哥、情人,以往她有什么总能和军分享,包括内心的欲望,身体的渴求。

    阿冬的话点醒了她,她第一次意识到风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已经被军替代了,军还没进门阿冬就把扒光了衣服的玉关进了卧室,漆黑中玉看着军摸索着扑上大床,随即被阿冬推入了军的怀中。

    玉的心狂跳着,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那个羞人的夜晚,体会着军的热吻,玉知道自己已经湿滑不堪了,下腹处一阵阵的悸动烧灼着全身。

    然而军却恶作剧似的依旧在蜜唇边研磨着,玉不可自治的挺动着小屁股想要捕捉那根坚挺的阴茎,却一次次被躲开了,玉不禁嗯嗯的娇喘了起来,就在玉已经快要无法忍受那团恼人的欲火时,军硕大的阴茎一下子挤了进来,玉马上闷哼着叫了起来。

    军一下下的在玉湿滑的小穴中挺动着,每一下都把玉送到快乐的尽头,摩擦使下体不自觉的痉挛着,军也不可抑止的叫了出来。

    军感到了蜜穴一阵阵的抽动,畅快的感觉让他想到了玉,就在这是一双柔夷从背后环住了军,温热的胸膛紧贴着他赤裸的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背,使他一下子意识到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温热的小嘴吻着他,吻着他的乳头,在下体狂热的悸动中,军喷射了…

    相关热播

    申明:對非大陸地區華人服務,請未成年及大陸網友自覺離開!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要隨意轉播!本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1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