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7.0 155播放

    我太太婉仪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分类:小说专区
    • 地区:未知
    • 年份:2019 
    • 更新:07.25
    • 简介:我是一个33岁的心理医师,而我30岁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的太太婉仪是普通的家庭主妇。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大片

    公众号二维码
    • 剧情简介
    • 发表评论
    • 报错

    我是一个33岁的心理医师,而我30岁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的太太婉仪是普通的家庭主妇。
    我太太的身材也可以算中上,臀部非常丰满,还有那一对柔软33C的大奶子,真是让人百看不厌。

    不过自从两年前我们发生车祸,我太太的子宫受到严重创伤而失去生育能力后,她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久而久之她就成了性冷感。

    我也想了很多方法,不过都没有用,每天有性冲动时就只能要她帮我口交退火。

    我也有试着插她,不过她就是没感觉,也不会出一点叫床声。

    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受得了,有好几次都差一点就要有外遇了,不过一想到我那可怜的老婆,我就是忍不下心。

    直到1999年我被调到美国维珍尼亚州去帮忙研修一个Case。

    我在美国的那段日子非常有空闲,而我又是心理医生,所以我附近有一户也是从台湾来的邻居要我试着医治他家的小修。

    小修患有非常严重的自闭症,到现在小修已经14岁了,还不能正常与人说话,总是低着头说话,有时乾脆就躲在家不出门。

    经过了3个礼拜,小修终於可以一个人到我家接受我的治疗,小修的妈妈也可以安心地做她的家事。

    我跟小修都是在我的书房,里面有一张躺椅,小修就躺在上面和我交谈。

    小修的话不多,总是「Yes」或「No」的答案。

    有一天,我也讲得有点累,我就叫小修去客厅玩他妈带来的电玩,45分后再回来。

    45分后我醒了,小修还没回来,我就走到客厅去看他在搞什么。

    我躲在客厅门后看,小修一直在看着沙发上。

    我就再走到客厅的另一个门想看小修到底在看什么,我一看,原来是我老婆在沙发上睡觉。

    我老婆在家里通常都不穿胸罩和内裤,婉仪穿着松松的白色T恤,因为没穿奶罩,那一对奶看起来特别大。

    可能是没盖毯子有点冷,我老婆的奶头都硬了起来。

    婉仪是以坐姿睡的,雪白的大腿加上那一条绿色紧身小短裤,更能衬托出她修长的大腿。

    如果仔细一看婉仪的大腿间,一定可以清楚从短裤外看到阴唇的形状。

    我看小修看着看着就慢慢的抬起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修抬头,我也注意到小修的裤子间也升起了一个小帐棚。

    我看着我老婆被一个14岁的少年看遍全身,我心里也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我慢慢的开门,也故意弄出一点声音好让小修准备一下。

    我说:「小修快来书房,还剩30分钟你妈妈就来了。

    」小修:「好……」等小修回去后,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点子。

    一个星期过后,小修已经可以与我进行类似正常的交谈,偶尔也会问我一些性问题,我也都尽我所能的跟小修讨论。

    当小修问我:「为什么阿姨睡觉都不会被我的电玩吵醒呢?」时,我说:「因为阿姨出过车祸而要服用镇定剂,那药里有一点安眠作用。

    」当他问完后,我已经知道今天有好戏看了。

    果不出我所料,我一让他去玩电动,他马上就跑到我太太旁边,手一边抖一边往婉仪的一对大奶子伸去,他摸了一下又马上伸回手,经过了几次的「试摸」,小修终於把手掌盖在我老婆的奶子上,一边挤一边摸,摸得婉仪的奶头也硬了。

    我在我房里看着我所装的数位摄影机萤幕,越看就越兴奋,忍不住把我的鸟拿出来玩,一边自慰,一边看小修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的。

    小修摸过奶子后就慢慢往下,一直摸到婉仪的阴部。

    因为短裤非常小,所以婉仪的短裤有一部份都卡在阴唇之间,小修摸了摸阴部,觉得非常柔软、非常舒服,忍不住好奇心的煽动,就用食指从短裤与大腿间钻了进去摸了摸。

    我忽然看到婉仪短裤阴户那部位有个黑点渐渐地扩大,原来我太太也湿了。

    不过我想:婉仪她不是性冷感吗?怎么会湿呢?我再仔细的看,原来她也醒了,只不过不敢出声,怕吓到小修这个自闭儿。

    从萤幕上看,我太太的脸已经涨红了,阴部的那一个小黑点已经扩散成一个直径约4~5公分的的大黑点了,我那时兴奋死了,因为婉仪的性冷感好像不见了。

    婉仪的漂亮脸蛋因为要忍受小修的毛手毛脚、又要忍住不发出声来而扭曲,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我知道我太太已经快到高潮了。

    小修突然站了起来,好像在调整什么东西,但手一直在婉仪的水库旁来回动着。

    小修又忽然左看右看的检查门后有没有人,然后拉开了拉炼,一条巨物弹了起来,经我判断,应该有5寸6的长度。

    哇塞!其实我的也不小,有6寸5,只不过小时也没小修那么大,可能是美国营养较丰富吧!『14岁就有这么长,长大了一定不得了!』我心想。

    小修慢慢的拿着他的鸡巴往婉仪的脸靠近,直到龟头到左脸颊才停止,小修的手开始上下的移动他的鸡巴,用龟头去磨擦我老婆的脸。

    这时我老婆也已经坐立不安,屁股轻微的动着,小修也没看到,只专心的去感受从龟头传来的感觉。

    过了3~4分钟,小修突然抖了起来,原来小修已经射精了,一股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小修的龟头射到我老婆的脸上、脖子和奶子上,让我也跟着泄了。

    看着婉仪满脸都是淡黄色的童子精,我刚发泄了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毕竟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别人的精液喷在我老婆的脸上,尤其是第一次射精的小男孩。

    小修抖了一阵后跌坐在客厅的小桌上,红着脸喘着气。

    过了2分钟后小修站了起来,试着把鸡巴塞回裤子里,一边塞,一些还在龟头附近的精液就一滴一滴地滴在婉仪的湿处,那种景象真是非常的淫荡。

    小修看到精液喷得婉仪阿姨整身,就把精液像保养品一样慢慢的涂在我老婆的脸上、脖子和衣服上,他一涂完就飞快的回到我的书房。

    等小修一回去,婉仪马上冲过来要求我插她,我也不知做了几次,而婉仪好像太久没做,兴奋得昏倒了。

    第二天的早上我与婉仪又干了一次,我一边干,一边让她看我昨天录下的影片。

    婉仪是一边骂我变态,一边发出欢愉的叫床声,使我听起来好像是很久没听的交响曲。

    看着影片,也让我兴奋异常,插得婉仪直叫:「我要死了……嗯……嗯……嗯啊……」干完了,我就向婉仪提出我的计划,我要婉仪穿着低胸的上衣和一条小短裙(差不多离膝有10公分),还有不要穿内裤和围胸罩。

    婉仪起先是红着脸,然后说:「你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只要你不介意。

    」我又给了婉仪我前几天买的耳机叫她带上,然后我从客厅的另一端用对讲机说:「婉仪,你听得到吗?听到就到客厅来。

    」当我看到婉仪涨红的脸,我说:「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吧?」婉仪点了点头,羞耻的骂我:「死相!」话刚说完,电铃就响了,一开门,原来是小修母子俩。

    小修他妈因为要去开会,所以今天中午没空照顾小修,不过晚上会准时来接儿子。

    小修的妈一走,我就叫婉仪去煮饭,然后我把小修带到客厅玩电玩。

    我看小修玩得起劲,我也回到我的卧室用摄影机观察小修的一举一动。

    我看小修偷偷的站起来,躲在墙壁后偷看婉仪煮饭,我就用对讲机要婉仪故意掉东西,让婉仪蹲来蹲去,每次蹲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婉仪的阴部,雪白的肤色配上带一点血色的阴唇,真是会让每一个男人性致勃勃。

    我还让婉仪背对着小修慢慢的弯腰,让小修看到她整个阴部。

    一到吃饭时间,我很快的就吃完,回到我房间继续要婉仪做一些挑逗性的动作,我叫婉仪帮小修倒茶,把腰弯成接近90度,让小修观赏那一对大奶子。

    小修看着就把汤匙掉到地上,当小修在桌底下时,我就要婉仪把腿张开让小修看,我也顺便叫婉仪摸摸阴唇,想不到一摸淫水就顺着椅子流到地上。

    小修看够了,马上起来把饭吃完,然后到我书房等我。

    我回来厨房,看到婉仪已经水流成河,整个地上都是淫水。

    我笑着说:「忍一忍,等一下我让你吃童子鸡。

    」终於到了小修的休息时间,他到客厅玩电动,我则到卧室偷看,婉仪也已经躺在沙发上装睡。

    小修一下子就把低胸上衣拉起盖在我老婆脸上,只剩下一个嘴在外面。

    小修摸奶摸到奶头硬起后就开始舔,把整个奶子都舔遍,婉仪是爽得浪水直流,她的沙发下整个都湿了。

    我看小修把鸡巴拿了出来,就叫婉仪把嘴张开;小修的鸡巴受到婉仪从嘴巴吐出的热气影响,硬得骇人。

    他慢慢地把鸡巴插进婉仪的嘴,我一看就叫婉仪把嘴合上,然后轻轻的用舌头刺激龟头,一边动一边轻轻的吸。

    才没多久,小修就抖个不停,一些精液也从婉仪的嘴角流出,直滴到婉仪的奶子上。

    小修好像不过瘾,就跟着把裙子掀起,用右手食指轻摸阴唇,越摸水就流的越多,小修乾脆用两手把阴唇分开,一股一股的爱液就顺着大腿与沙发间的轨道流下。

    小修越看越兴奋,鸡巴又硬了起来,这次小修就把鸡巴插进阴道,抽插了几下小修就抖得要扶着沙发去保持平衡。

    等到小修恢复后,把鸡巴从我老婆的阴户拔出,淫水跟着精液慢慢的流出,还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突然电铃一响,我赶紧跑去开门,也顺便叫小修。

    小修慌忙地跑到他母亲跟前,我看到小修的衣服上还沾着少许婉仪的爱液。

    说了再见后,我飞快的跑到婉仪身旁,脱光衣裤就「噗」的一声插了进去,婉仪那混和着小修的浓精和她自己淫水的阴道,阴户肌肉的收缩,还有浓精的黏性配着婉仪的淫声,让我达到有史以来的高潮。

    经过了3个月的辅导,小修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我也不时的灌输性教育给小修,以免他以后变成性变态。

    小修父母在我要回台湾前包了一个大红包给我,也一直跟我道谢,让我觉得非常感动。

    在飞机上,我想着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事,越想越觉得我真是个幸运的男人,我不仅医好了小修,也医好了我太太那类似自闭症的病。

    看着我老婆,我又有了新的点子……啊……婉仪,我爱你!日本篇(1)在日本的那段日子里,我和婉仪渡过了一段非常不寻常的生活,一段太太淫荡、先生荒谬的日子。

    我们住在一个非常安静的社区,社区有一条马路,两旁都是住家。

    我的对面住着一对刚从大陆来的林姓夫妇,我和林先生常常早上一起搭电车上班,在电车上,我们的话题就由闲话家常逐渐谈到一些日常生活所发生的事,甚至是个人问题与夫妻间的私生活,聊着聊着就渐渐熟悉了起来。

    有一次,林先生问起了我的性生活。

    林先生:「你们夫妻这样恩爱,性生活一定很美满吧?」我:「当然!一礼拜至少有三、四天的性运动。

    狗趴式、传教士式以及其它不同体位都有尝试过。

    」林先生:「哇!你们都玩这么凶呀?」我:「哪有!适当而已啦。

    你呢?你的性生活也不错吧!」林先生:「唉!甭提了,一提起就烦。

    」我:「别这样!说不定我可帮忙,你……你是不是翘不起来?」林先生:「不是我啦!!好吧,我跟你说好了。

    」我渐渐地清楚林先生的烦恼,他对我说,他太太是从乡下来的,对房事没有很大的兴趣,又害羞,不要说狗爬式,就连叫她张开腿都要老半天,搞得都没了性致。

    我:「好了,我们不谈了,趁着你老婆出差,晚上来我家吃个饭吧!」晚上林先生到我家吃饭,我老婆也不知道在发春还是怎样,一到家就换了衣服,穿着黑色迷你百摺裙,裙子就在私处下的几公分,上身是有钮扣的白色V领衬衫、白色内裤,没戴奶罩的在煮着菜。

    林先生虽和我在客厅聊天,不过眼睛一直盯着厨房里我太太晃动的翘臀。

    饭菜一好,我和太太一起端到林先生前的小桌上,婉仪一弯腰,两座柔软又白的33C枕头山就完全的呈现在他眼前。

    我和婉仪坐在林先生的对面,大家一边吃一边看新闻,不过林先生的注意点却是我太太两脚中间那若隐若现的内裤。

    林先生除了吃,还要看,还要试着去掩饰,真是把他忙得有点手忙脚乱,不过我一看到他那色迷迷和贪婪的眼睛直盯着我老婆的重要部位,我就情不自禁的硬了起来。

    饭后,趁婉仪洗碗时我问:「林先生,你看我太太的奶子后有什么感想?」林先生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关系!我告诉你,我就是有那种怪辟。

    我知道很变态,不过,只要是暴露老婆给人看,就会让我兴奋得抓狂。

    」林先生:「真的吗?其实我也有幻想过,不过都只是幻想的。

    」我:「好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让我们进行下一步吧!」林先生:「下一步?」我说:「你等一下。

    」我走到婉仪旁,拿出我早准备好的眼罩说:「戴着眼罩到房间等我,我一打发了林先生后马上回来。

    」婉仪当然是兴奋得马上回房,她一整晚的春光秀已经把她弄得又湿又痒了。

    婉仪回房后,我到大门旁打开门又关上,确定婉仪可以听到关门声。

    我回到客厅跟林先生小声说:「跟我来,不过千万不可出声,不然就没得玩了。

    」我先一人进房,确定婉仪带着眼罩后再打手势叫林先生过来。

    我到了床边,又用毛巾把婉仪两手绑起,免得她拿掉眼罩。

    我说:「婉仪,把两脚打开,让我看看有多湿?」婉仪:「不要嘛!人家会害羞。

    」嘴巴说着,做的却是另一套。

    婉仪躺在床上,乖乖的打开两脚。

    我打了手势叫林先生摸摸看,林先生看得整个都呆了,不相信的看着我,我又打了相同的手势才让林先生动手。

    他每一碰,婉仪就呻吟,虽然隔着内裤,婉仪的敏感度还是没减。

    林先生的手指动作虽然单调,不过还是使得婉仪兴奋得整个身体都弯了起来。

    这时我已经是全身脱得光溜溜的,握着宝贝坐在椅上欣赏着这场show,我心想:难怪林太太对sex没兴趣,林先生没那种对女人爱抚的经验,他一定是插插就了事的那一型,不过也不能怪他,因为大陆人没我们台湾人色。

    突然,一阵淫叫声把我从脑海里拉回现实,林先生已经不用我再打手势了,这时他自己正用他那宝贝一进一出的着婉仪的,两手抓着大奶又揉又压的。

    婉仪的内裤倒挂在右脚上,两脚被林先生放在肩膀上,整个身体一上一下的抛动着,嘴已经不知道在念什么。

    我想不到林先生一个读书人体力也不错,遇到我老婆这么紧的骚还可以上一段时间。

    刚想到这,林先生就抖了一阵,把madeinChina的精液给泄了出来。

    林先生一脸满足的把鸡巴拔出,整泡精液就顺着的开口流了出来,不时地还冒着白泡泡,那一幕说有多淫荡都不足为奇。

    婉仪嗲嗲的说:「老公,你怎么泄了?我再一下下就好……快呀!我里痒得受不了!」我跟林先生换了位置,走到婉仪身旁把她整个给翻了过来,顺着doggystyle,把婉仪弄得淫声连连,高潮一波接一波。

    一想到婉仪的阴户里还有林先生刚射进去的精液,我插起来感觉就特别滑顺和兴奋。

    婉仪:「啊……出来了……」婉仪怪叫一声,整个阴部抽搐不停,连白带也泄了,满床都是黏黏的淫水,一股股的白色液体不停的从婉仪的里冒出。

    隔天,我和林先生又在电车上聊起。

    林先生:「你太太真是棒极了!我从来没这样玩过,既惊险又刺激。

    」我:「还好,我太太已结扎,不然一定会被你搞大肚子。

    」林先生:「真抱歉!你一提我才想起,真是好险!」我:「别担心,我敢让你这样乱搞,一定有我的道理。

    不过你可不要趁我不在时搞我老婆,她还不知道这天就是你,要是你强来,她一定会报警的。

    」过了几天,林先生又提起他老婆,我就自靠奋勇的说:「只要你不介意,我一定可以把你老婆从寡妇调教变成淫妇。

    」林先生考虑了一阵:「……好吧,我也想尝尝看自己老婆被人干的滋味。

    」我到达林先生家后,林先生也用我家那一套把他太太带到床上,而我则在门外等候手势。

    林先生使尽一切方法,终於把眼罩戴在他太太眼上,我也顺着林先生的指示进到了房里。

    我二话不说的抓起毛巾,把林太太双手绑在床的框架上。

    林太太:「小林,你干什么?!放开我!」林先生:「放轻松,我们这次玩点不一样的。

    」林太太:「不要,这样好变态。

    快放开我!」我好不容易的用双臂夹住她两脚,再把我这次带来的法宝拿出:「日制跳蛋按摩器」。

    开关一动,我用跳蛋按摩着只剩下内裤的林太太,不时的在阴核周围画圈,不过不接触阴核。

    过一阵子,林太太已不再挣扎,内裤明显的湿了,我就再进一步的挑逗,直到林太太哼出声来。

    林先生:「舒服就出声吧,不要再憋了。

    」林太太:「死相!我以后不跟你说话了,唉……羞死人了!」她话一说完,我就把内裤往旁拨开露出阴户,再把跳蛋塞了一小节进去,然后用内裤把跳蛋卡在那地方,让林太太愈来愈湿、愈来愈痒。

    林太太扭着屁股说:「小林,拜托……把这鬼东西弄深一点……我要……快啊……」我不理林太太的请求,继续跟林先生坐在椅上,静静看着他太太第一次表现出的淫荡模样。

    过了10分钟,我看时机到了,就把林太太的内裤拿掉,再把整个跳蛋塞入阴道深处,过没多久,林太太身体便像一只虾一样边抖边淫叫。

    突然,一股水柱从里喷了出来,连跳蛋都给冲出来了,我马上把鸡巴插入正被高潮袭击的林太太阴道,我越插,她就抖得越厉害,淫水直流。

    我想她可能是第一次高潮吧!不然怎么阴道会收缩得这样厉害?在林太太淫水四溢的阴户抽送了一会,我把鸡巴拔出,虽然还没射精,不过我已让林先生尝到看着老婆被人干的真正味道。

    最后林太太竟兴奋得昏了过去。

    ************我相信大家都有帮太太买过内裤,不过拍卖太太内裤就不多见吧?我在日本网上加入了几个网站,网友都是跟我有相同嗜好的人。

    其中一个网站就有拍卖或交换太太的内衣裤的交流,当然一定要是会员才行。

    我在与我太太相好时特别摄录了一小段用内裤擦婉仪淫的影片,包括内裤吸淫水的一幕。

    我一放到网上,马上就有网友留话要买,我是唯一的台湾会员,也难怪会引起骚动。

    我卖给了一位居住在和我同一城市的人,因为交货比较方便。

    交货那一天,那位叫Nagi的先生来到我家,也顺便吃了个饭。

    在聊天中,我知道Nagi桑是个推拿师,当场他也帮我推了几下,当然我太太也受到了他的关照。

    Nagi:「请太太躺下,脸朝地板。

    」婉仪照做后,Nagi桑就开始推拿,从脖子到脊椎。

    推拿时也多少揉了婉仪的侧胸几下,看婉仪没有抵抗的迹象,就进一步的把手掌插入婉仪胸部,与地板间揉挤了几下,又再往下按摩。

    首先从尾椎,然后双臀,越按婉仪的双腿就慢慢的越往两旁分开,窄裙也慢慢地往腰部跑,直到内裤全露了出来。

    Nagi桑的右手这时已到了左大腿内侧,4根指头都在大腿上,除了食指轻贴在内裤上,随着手掌的晃动,食指不停的刺激婉仪的阴部。

    虽然Nagi桑的小动做掩饰得非常好,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了,当然我也不会去阻止,因为我已经硬得受不了了。

    Nagi桑换了动作,两手放在两脚上,两拇指隔着内裤贴在两片阴唇上,一上一下的轻碰。

    婉仪当然知道Nagi桑在干嘛,不过这种没尝试过的舒服还是让婉仪乖乖的趴着。

    愈推拿婉仪是愈湿,不时的转头看我,要我快把东西给人家,好让Nagi桑回去,再来帮她止痒。

    Nagi微笑着说:「太太好湿呀!是不是很舒服呀?」婉仪娇喘着说:「你不要乱说我……我……我哪有!」婉仪想不到Nagi竟会这样大胆,当着我面前说出这种话。

    Nagi把拇指拿到婉仪面前:「那太太,请问这是什么?」婉仪一看,Nagi整个拇指都沾满了淫液。

    Nagi同时用食指沾着拇指的黏液再分开,两指间出现了一条黏糊状的线条,婉仪当然是害羞得说不出话。

    Nagi看婉仪不说话,而我也没阻止,马上把她两脚分开到极限,跟着把内裤往上拉起,让内裤成为一垂直布条卡在两片阴唇间,右手食指头则隔着内裤挑逗着阴核,我太太的臀部也随着Nagi的手指在摇动。

    婉仪:「不要再弄了,拜托你给我吧……」我这时已握着鸡巴上下的动着,看Nagi如何挑逗婉仪。

    Nagi:「太太,你要什么啊?」婉仪:「鸡巴啦!不要再玩了,我要鸡巴插我的淫……快……哎唷……我受不了了……」婉仪说着说着,姿势从趴变到跪,就像只发情小母狗一样。

    Nagi桑也把婉仪的内裤脱了,手指在她小一进一出的抽插着。

    Nagi:「先生,过来帮你老婆止痒吧!我的兴趣只是挑逗已婚妇人,性交没法满足我的欲望。

    」我走到婉仪身后,把鸡巴粗暴的一插而入,然后一前一后的动着。

    Nagi走到婉仪面前拉下拉炼,掏出鸡巴。

    Nagi抓起婉仪的头发说:「淫妇快吸!我要你吸出我每一滴的精液,然后吞下去。

    」婉仪张开嘴巴,含着鸡巴一进一出的吸吮着,还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品箫声。

    我也愈听愈兴奋,得更卖力了。

    过不多久,Nagi桑抖了几下,一大泡浓稠的精液全射进婉仪的嘴里,他抚摸着我老婆的俏脸问:「滋味如何?太太喜不喜欢?」婉仪:「喜欢!热热咸咸的,好好吃喔!」婉仪吞下精液后淫荡的说。

    我一听完,也忍不住的把精液射在婉仪阴道里。

    事后Nagi说他的性欲望很怪,他肉欲没有脑内发出的性欲强,而且一定要先生在场看着他当场挑逗太太才能满足。

    他也跟我说,他的一些同嗜好的朋友都会假日期间选定一会员出外喝茶或吃饭,然后在大庭广众挑逗那会员的太太,他说如我有兴趣,也可以加入他们行列来让我老婆体验一下。

    我当然说yes,如有时间一定参加。

    他也跟我透露,网路上有一些网爱聊天室是由我方用netmeeting方式,用webcam把自己太太show出,然后由老公跟对方玩着故事。

    他的经验是跟对方玩乱伦的文字游戏。

    Nagi的太太穿着裙子、白色上衣坐在电脑前,用机器把她从脖子以下呈现在对方的电脑银幕上。

    Nagi就坐在自己银幕前控制着键盘,也一边期待着对方如何带入剧情和玩弄他太太。

    对方:「我和另一位同学跟你在餐厅里,大家围着圆桌吃饭,我的手慢慢地往我身边的你的大腿上挪动,我右手放到妈妈大腿上轻轻的摸着。

    我一见妈妈没阻止,就往两腿中伸入。

    我可以看出你紧张和害羞的脸,把你的手当成我的手,我手怎样动你就怎样动。

    」对方:「你的奶子多大?」Nagi打着:「34B。

    」对方:「如湿了,要通知我喔!」对方:「我看到我同学开始注意到他妈妈不寻常的表情。

    」妈妈:「我也注意到了。

    」Nagi的太太一边读着银幕,一边照着对方指示的动着。

    对方:「我的手使的你的大腿往两旁张开,我中指隔着内裤抠着你的阴户,慢慢地享受着你柔软的阴唇,渐渐地我可以感到你大腿间的温度提高。

    」对方看着银幕上的show打着:「太太,你的奶头硬了喔!内裤也好性感啊!」对方:「框的一声,我同学的汤匙掉了,正低头弯腰要捡,我可以感到你的双腿要合并,不过我手脚并用,反而把你的双腿打得更开。

    」Nagi太太打着:「我湿了。

    」对方:「我看到了,哇!好想舔上一口。

    」对方继续着:「我同学已经在桌下了,你的漂亮脸蛋看起来更红了,想必我同学已经看到他妈妈的私处正被她自己儿子抚摸着。

    」Nagi太太揉着的手也越揉越激动,毕竟她也是第一次接受这种一直在伦理道德里不被容许的事,一条内裤已经湿得变了色,恨不得对方快下指令让她把内裤脱了。

    对方:「过了几分钟了,我同学还在桌下,我也知道他在看什么。

    我进一步的把内裤往旁拨开,show出妈妈你粉嫩的.把内裤脱了吧!」对方:「我同学越靠越近,忍不住把手指也伸了进来,我对着在桌底下的他笑着,一边帮他把内裤拨开,一边看着他指头一进一出的插着自己妈妈的.」Nagi太太手指插着淫水直流的,读着银幕上的对话,一阵乱抖喷出了爱液,连银幕也挂彩了。

    这是Nagi跟我说的一段经历,使得我也兴致勃勃的跃跃欲试。

    就这样我卖出了婉仪的内裤,也得到了不少资料。

    送走了Nagi桑后,我把婉仪抱在怀里,跟她在沙发上甜言蜜语的一番:「婉仪,我爱你……」日本篇(2)美梦成真我和我太太都是日本人,在一个晚上,我太太美奈子突然问我。

    美奈子:「你的性幻想是什么?」我:「你问这要干什么?」美奈子:「我只是想知道啦!」我:「做夫妻这么多年,你现在才问我?你明知道我要什么!」美奈子:「我是说你那从不跟我说的性幻想,说啦,我好想知道!」我:「如果我跟你说,你会跟我说你的吗?」美奈子:「也许吧。

    」我:「好吧,我向你说吧。

    我以前就常常幻想年纪老的女人和青少年有性关系。

    」美奈子:「是跟你有性行为吗?」我:「……有时候啦。

    」美奈子:「满有趣的!你那个性幻想还存在吗?」我:「有时啦,女性要40几,还有少年要15~17岁。

    」美奈子想了一会说:「那我们做爱时,你也有把我幻想成那老女人?」我:「有时候啦。

    不要问了,怪不好意思的。

    」美奈子:「你想要看我与少年一起干吗?」我:「你想到哪去了?这只是一个性幻想而已。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睡吧!」我说完后就熄灯睡了。

    我是一个普通的日本上班族,名叫安藤,40岁,长相普通,70几公斤,168公分,那一条宝贝也有日本男性的标准。

    美奈子就不一样了,身材好的不得了,前凸后翘的,一定可让每一位男性引发性冲动。

    尤其是那一对34D的波霸,一直到现在38岁了,身材还是保持得很好。

    我被公司调到台湾工作,美奈子也一起跟过来。

    我们来台湾已经有几年了,虽然美奈子的国文不太好,不过已经可以和当地人交谈了。

    在一个晚上,我和美奈子正干得火热,美奈子边喘息边说:「谁在干我的淫?」我问:「你说什么?」我慢了下来。

    美奈子:「那个人几岁?」我这才醒悟到美奈子在玩角色扮演游戏。

    我说:「15岁!」美奈子静了一会又说:「好,小男孩,干大力一点!射在我的里吧!」我一听,又加强攻势,插得更卖力了。

    美奈子:「干啊,再大力一点……喔喔喔……再快一点……射在我欠干的浪里!」我越干越快,也越激动,美奈子又说:「喔!看啊安藤,看到没?这少年正干着你老婆的,他好棒啊!我爱死他的鸡巴了。

    再深一点……喔……喔……你太棒了,比我老公安藤好多了。

    」我现在已经疯狂的干着美奈子,美奈子:「对了,就是这样,把你老师干死吧!喔啊……好儿子啊……把妈妈的插烂吧!」过了一阵,我实在忍不住的把精液射在美奈子里,美奈子也同时泄了。

    又过一阵,美奈子突然说:「原来你也想干你妈啊?」「我没有!我向天发誓,我从没那想法!」我生气的说。

    过了几星期,我和美奈子也习惯了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我已经不是40岁的上班族,而是个青少年,在干着美丽的骚太太。

    我不介意这种游戏,我喜欢美奈子也很享受。

    一晚上美奈子说:「当我淫叫要少年的鸡巴干我,你就干得好用力喔!你是不是想要真的看我被冲动的少年干啊?」我说:「没那回事,我可不想看到那样的一幕。

    」美奈子煽情的说:「才怪!我知道你一定想看。

    」就这样过了一晚。

    在我工作时,我接到美奈子的一通电话,她说要给我一个惊喜,当我问说是什么时,美奈子只回答:「当你回家时,我要你脱光衣服在卧室等我,一定要在卧室哦!不然我不会再理你。

    」下班后,我一回到家就照美奈子说的脱光衣服在卧室等待。

    过几分钟后我听到开门声,然后是美奈子的笑声;再过几分钟,又听到美奈子用生涩的中文说:「你喜欢这样吗?」「哇,好棒!阿姨你好美!」我突然听到男性的声音,我脑里想:「搞什么鬼?!」我小心的走到走道探头偷看着客厅,我看到美奈子正像脱衣舞娘一样,一件件地脱给眼前的这一位男人看。

    我又仔细的看了那男人一眼,原来他不是男人,他只是一个差不多有15岁的少年,而且又是我老板的儿子。

    我太太已剩下一件内裤和胸罩,正慢慢的跳着脱衣舞,用最性感的姿势把她自己的内裤脱掉,让少年看到她的白嫩臀部。

    美奈子屁股对着弯下腰的少年说:「好看吗?想不想干看看?」少年惊喜的问:「可以吗?真的?」美奈子:「你有没有插过女人的小?」少年紧张的说:「没……没有。

    」美奈子:「太好了!阿姨会当你的第一个女人。

    」美奈子一说完,同时知道我在偷看,马上跪在少年前拉下拉炼,掏出一条比我大多的鸡巴张口就吸,边吸边发出吸鸡巴声,还找空档说:「你的鸡巴好大,比我老公的大多了!」直到美奈子把少年的精液全吞下去。

    「喔!我爱死年轻人了,越年轻越有劲,精液也特别好吃。

    」美奈子淫荡的说。

    也许正如我太太说的,少年软掉的鸡巴马上又硬起来,美奈子跪在地上,翘起屁股说:「来吧!快干阿姨,阿姨的好痒,我要你的大鸡巴帮阿姨止痒。

    」少年当然遵命的使劲干着我老婆,虽然动作很生疏,不过每一插都让美奈子淫叫不已。

    事后美奈子要少年赶快回家,以免我回来时看到,少年说:「阿姨,我以后还可以再来吗?」美奈子:「当然,下一次你还可以带一位你的朋友来跟你一起同乐。

    」少年:「阿姨好棒啊!下一次我和朋友一定会把阿姨干得爬不起来。

    」少年边说边走到门边,临走时还把中指伸进美奈子裙里摸了几下,拿回中指时,还可以明显的看到有精液沾在手指上。

    美奈子关上门后,我是一脑子心事,我走到客厅里,看着地板上少年的精液和美奈子的淫液秽渍,吸着充满客厅的性味道,我不了解的问着我自己:我为什么没阻止?我难道真这么喜欢看少年干我老婆吗?我又看到我刚才在走廊上留下的浓精,我终於找到我的答案。

    美奈子回到客厅说:「你还喜欢吗?看到少年干我,你会兴奋吗?」我问:「你为什么这样做?」美奈子:「因为你喜欢啊!这不是你的梦想吗?如果你不喜欢,你为什么没阻止?」我哑口无言,在我心里无可否认的我想要再看一次,我想要再感受一下那种刺激。

    美奈子温柔的说:「我是为了你,我会为你再作一次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星期六,你老板的儿子小明和他同学阿东会来。

    」「小明?」美奈子:「就是刚才那位啦!你如要看,就脱光衣服在衣橱里欣赏吧!」说完,我们就熄灯准备睡了。

    在黑暗中我一直想着这件事,我想看、我想感受,不过我一想到那些陌生的少年就产生矛盾,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星期六一到……我:「你真的要做吗?」美奈子:「当然!为了你啊!」我问:「你要穿什么?」美奈子淫荡的说:「很多的汗与精液。

    」我听到一些杂音,我知道男孩们进来了。

    「好了,快进衣橱!」美奈子催促我,我连忙躲进去。

    过一会,又听到:「我们准备好了!」又静了一会……男音1:「喔!这不是真的吧?」男音2:「脱啊!快脱掉。

    」美奈子又在跳脱衣舞了,我心想。

    美奈子:「走吧,害羞的男孩们,让我们进房吧!」我在衣橱里兴奋得流着汗,期待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美奈子一进房,便躺在床上打开双脚,露出暗红色的私处,美奈子一边自慰一边说:「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有多厉害。

    」两个男孩以最快速度脱掉衣服,露出两支大鸡巴。

    阿东的鸡巴比小明还大,不过小明的鸡巴头比较粗、又比较翘。

    美奈子的眼神在两根大鸡巴间晃来晃去,呼吸渐渐的急促了起来,美奈子伸出两手,各握两人的鸡巴右舔左吸的。

    小明受不了地挣脱美奈子的手,整个头冲进美奈子双脚间又吸又舔的,让美奈子边吸阿东的鸡巴,边发出「呜呜」声。

    阿东是第一次,没多久就喷射出来,小明开始转移方向,向奶头山进攻。

    阿东一看小明离开,马上又补上,望着所有少年期待已久的秘处闻了又闻,舔着阴唇、阴核,再把舌头伸入两阴唇间,用舌头尝吸着淫汁,品尝世上绝味。

    小明吸、舔、揉、挤的玩着美奈子的双峰,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一个个的轮流享受。

    美奈子被两个少年挑逗玩弄着,已经陷入淫荡状态,直喊:「快把鸡巴放入插我的小,快啊!」两少年当然是照做,一插在小,一塞入美奈子嘴里,把她干得东倒西歪,飘飘欲仙,直到两人把精液都射入我太太那从不予人享受的淫和淫嘴里。

    美奈子:「你两人实在太棒了,鸡巴比我那日本老公有用得多了,又硬又挺的。

    」我有点自卑的听美奈子说着,同时也很惊讶的想着:「难道性交也会帮我老婆学中文啊?」两少年一走后,我从衣橱冲了出来,二话不说的把美奈子抓到床上猛干着,不过我太过激烈,没一下就泄了。

    把鸡巴拔出后,我从没看过那么多的白色精液从我的美奈子的阴户里流出。

    自从那一次后,我也因为老婆那阴户注满白色浓精的一幕而上了瘾,美奈子也听从我的话去做了结扎手术,让我可把她调教成天天需要精液和鸡巴的淫妇。

    我太太婉仪——小电影院我和我太太婉仪在美国中部自助旅游时,因为长途开车,而且路又不熟,所以一看到Motel就马上停车,打算在那过一晚。

    这种Motel因为客人不多,所以装备都是旧的,服务也不是很好,不过我想只一晚上,应该不用太挑剔。

    我等服务生把行李拿到房间后,就顺便问他这附近有没有可以逛的地方,他看看我、再看看我太太,就跟我说,过两条街后有种特别的戏院,可以到那里去看看。

    到了晚上我们就开车到附近逛逛,不过在美国一过9点,街道上就像个无人岛一样,尤其是中部,简直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我们逛着逛着,就看到那服务生说的地方。

    我一看就想:这哪是戏院,看起来像是在卖性用品的商店!不过我又想:也好,大老远跑到这里,也应该去里面看看,说不定可以买些土产回去玩玩。

    我和太太两一进商店,所有人的眼睛马上瞄向我老婆,我想这是正常的,因为在美国中部华人不多见,所以我也见怪不怪。

    我太太经过我多年的开导,衣服也越穿越大胆,那晚她穿着我最喜欢的蓝色小短裙,就是那种差点露出臀部的紧身短裙,还有上衣是女孩夏天在穿的有两条披肩带的蓝色露肩上衣。

    我往店里一看,里面都是男的,大家都散在不同的位置,不过大部份都在情色杂志区。

    我不管别人那色眯眯的眼光,和太太两在店里四处看。

    逛着逛着,我和太太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不过还是看得到我太太。

    我附近的一个白种男人慢慢地往我太太身旁移,假装拿个物品在看后面的标示,不过我知道他的贼眼正在看我太太那正弯着腰的性感翘臀。

    我当然知道婉仪一弯腰,内在美就会马上露出,不过我也越看越兴奋,所以也就不想点破。

    那男的越靠越近,直到婉仪的后面,我知道那男人已经硬了,因为见到他裤裆都鼓了起来。

    我太太不知是故意的还是真的有点迟钝,明知道有人在后面,还把腰弯得更低去挑选柜子最下面的物品。

    那人一看我太太很专心的在挑东西,就慢慢地蹲下,假装在看对面最下面柜子的物品,不过他是一面看物品,一面从下而上的看着我太太的裙里,还很大胆的把脸慢慢地靠近我太太的臀部,直到鼻子很接近我太太那被内裤隔着的阴部。

    我那时是兴奋得差点射出来了,我看着一个白种陌生人在偷看我太太的裙下春光,而且还用鼻子去闻那骚味,真是让我兴奋到底了。

    我慢慢的接近我太太,那男的一听到脚步声马上站起来,从我太太的身后走了。

    我到了太太后面,把手往她两腿间偷偷的一摸,整只手都湿湿的;太太一转过来,也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似的。

    我说:「你怎么湿湿的?」婉仪:「都是你啦!带人家来这种奇怪的店。

    」我又说:「你知道刚刚那男的在你身后一直看你的内裤,还把鼻子靠得很进去闻耶!」婉仪:「我知道啊!我也觉得很兴奋,而且阴部好痒,我那时两腿都软了,动都动不了,我知道他一定可以看到我白内裤那湿湿的黑点。

    唉,都是你!羞死人了……」我:「哦,难怪他会用鼻子去闻。

    好了,以后再说。

    我们去看电影吧,我刚刚在另一边找到间细得像电话亭般的小电影院。

    」我们俩向店长换了些零钱就往影院里去。

    这种影院也不算影院,空间很小,最多只能有3人在里面,不过有5个小影院,每个小影院里面有度门,可以锁上的,而且两旁各有一个洞,不知道是做什么用。

    我投了钱后,萤幕马上转成为成人电影。

    婉仪刚才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看了一会,她马上把我的拉炼拉开,要把我的鸡巴弄硬。

    我突然觉得右边的洞一闪一闪的,仔细一看,好像是人的眼睛。

    我想,原来洞是让人偷看用的,我觉得这种影院真是专为我这种人而设计的。

    我看洞刚好在婉仪的臀后,就叫婉仪把臀翘高一点,婉仪想也没想就照做。

    我也被太太弄得手痒痒的,就把两手放到婉仪臀上,一会揉一会挤的,婉仪的紧身裙也越来越往上移,直到半个臀部露出。

    虽然只有露出一半,不过重要部位都可以看得到,而且半露半不露的,正是挑逗的最高境界。

    那男的看到眼睛也根本舍不得闭上,一直盯着那距离他眼睛几英寸前的白色内裤,我也故意地把中指放在太太那湿湿的黑点上绕着圆圈的揉着,让那人看得更爽。

    突然,他也把手伸了过来,不过因为洞不是很大,所以只能把手掌伸过来,我想让他摸摸也没关系,反正太太也不知道是我还是他在摸。

    因为他看不到,所以我就把他手指放到我太太的内裤上,让他去自由发挥。

    我太太也被摸得很爽,还不时地「哼哼唉唉」的小声哼着,还对我说,今天我的手很厉害。

    我那时觉得这是最好的享受,真是把我所梦想的性幻想全都实现了。

    那人摸了一会便把手缩了回去,不过又把一根黑黑长长的东西伸了过来,我一看,原来是那人的鸡巴!那根鸡巴真是大又粗,我这次就没把他的鸡巴放到我太太臀部上了,如果是手还可以,不过别人的鸡巴我就不碰了。

    不过他也蛮好运的,找了一会就找到我太太内裤上的湿湿点,而且用龟头在那上下地摩擦。

    我太太以为那顶着她阴户的硬东西仍是我的手,还在那不时地摇摆着臀部,用那隔着湿内裤的阴部去磨那人的鸡巴。

    过了又一会儿,我把双手放到我太太两只奶子上又抓又揉的,我太太好像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带着怪怪的表情把头抬起来,她看看我,又往下看看我两手,再把头抬起看着我的脸,好像要说什么。

    我突然看到那人的鸡巴好像抖了几下,而且还有些白白的液体喷在我太太的屁股上。

    那人抖完就把鸡巴收回洞后去,我太太好像是遇到鬼似的马上往我的身后躲,一直对我说:「快走!快走!」我的鸡巴这时已硬得快胀爆了,真想叫太太给我当场发泄出来,不过婉仪只顾住硬拉着我走,没办法实现,直至我回到车上后才慢慢地恢复正常呼吸。

    那晚我实现了我多年的梦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婉仪离开车子的那一刹,在黑色椅垫上留下那些精液被压成一滩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白色液体的景像。

    那晚我把婉仪搞得死去活来,当然那条内裤我至今还留着。

    相关热播

    申明:對非大陸地區華人服務,請未成年及大陸網友自覺離開!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要隨意轉播!本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1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