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1.0 927播放

    保姆阿姨,我的性启蒙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分类:小说专区
    • 地区:未知
    • 年份:2019 
    • 更新:10.13
    • 简介:看着那么多狼友写的自己的经历。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大片

    公众号二维码
    • 剧情简介
    • 发表评论
    • 报错

    看着那么多狼友写的自己的经历。
    一直想把我的第一次写下来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的冲动,徘徊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了。

    本人不像那么多人写的那样有滋有味,绘声绘色。

    但是绝的是真情实感的流露。

    本人是一个恋足者。

    对女人的脚和丝袜及其的迷恋。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和静姨发生了以下的故事。

    静姨是我家的保姆。

    她来我家的时候我才刚上大学。

    因为家里条件还算是殷实,加上老奶奶年岁也大了,父亲工作忙,母亲做建材生意等因素,老奶奶没有人照顾。

    经人介绍静姨来到我们家。

    静姨给我的第一印象不算太好。

    那是我刚上大学。

    (我高中没学好,但是我喜欢艺术类,经过家里找人,考上了本市的一所不错的大学学艺术。

    本市生在我学校住校是很困难的,但是总觉得上大学不住校,就好像没上过大学的感觉,非要吵着住校,因为学校认识人,很容易的就成为了住校生。

    每周回来一次。

    )第一次住校回家,那天是周五的下午。

    回家很兴奋。

    回家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

    因为平时家里都有人,妈妈平时下午基本已经回来了,还不开门呢?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声音在门那边传来了「你谁?」很生硬的语气。

    「我是谁,我就这家的,我是谁?」我语气也不是很好的回答。

    过了半天还不开门。

    我急了。

    使劲的踹门。

    一会门开了。

    「你是小L吧?」门厅站着一个身高之后160的中年女人。

    「啊。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上学之前就听说家里要重新找一个保姆,就是这女人吧!我也没好气的进来,换完鞋先看看奶奶,就进自己房间,开电脑上网去了。

    总感觉这女的有点呆。

    这是静姨给我的第一印象。

    过了一会妈妈回来了,叫我出去正式的介绍静姨。

    我这才打量了一下静姨。

    身高160左右,有可能还矮点,皮肤很白,一条马尾,穿的很朴素。

    眼睛有点像狐狸一样,看人一眼勾人魂魄,年轻时候也不是什么省油灯,我心里说。

    年纪差不多33。

    有一个刚上小学2年级的女儿。

    因为之前那事给我留下一个呆头呆脑的印象,所以就懒得跟她多说话。

    然后我在客厅吃水果,她就和我妈妈唠家常。

    我侧脸打量她,发现她的脚真好看。

    脚很小也就35的,脚趾很齐,不像有的女人大脚趾长或是二脚趾长,她的脚趾很精致几乎是齐刷刷的,足弓很高,脚心的血管清晰可见,而且穿一双肉色短丝袜,这一下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这样的美脚配上丝袜,我去了!实在受不了了,赶紧回自己房间,上网,看足交的片,下体支得老高。

    然后开始打飞机,不知不觉的就幻想静姨给我足交,我射了。

    第一次接触我个人上高中的时候处过对象,但是因为那时候小,虽然看过A片,但是也不敢和女朋友直接做爱,最多就是亲嘴什么的。

    平时憋得难受就自己打飞机射出去。

    扯远了,再说我和静姨的事。

    大一上学期啥也没发生,我和我高中的对象也分了。

    过完寒假,天气转暖了。

    我还是原先那样,周末回家。

    我发现静姨特别喜欢穿丝袜。

    这一下就沟起了我的性趣,对她的印象也转变了。

    经常幻想静姨的丝袜脚,我手淫!从那时起我满脑子就是如何能够干上静姨的脚。

    从那时起,我回家的次数也就勤了,就是想看看静姨的脚,有点龌龊。

    记得4月份一天,我回家。

    奶奶在她自己的房间睡觉呢。

    静姨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

    我进门她都没醒。

    指不定昨天和她老公干逼事了呢!想着想着我的视线有移向了她的脚,今天静姨穿的一条米色长裤,脚上穿着一双褐色的短丝袜,看着我当时就硬了。

    叫了几下静姨没有反应,于是我的色胆就上来了,悄悄的走过去,看着静姨的脚。

    她是侧卧在沙发上,面向里,曲腿。

    正好脚心朝向外面,我蹲下的时候脚心正好对这我的脸。

    这么近距离的看一个女人的脚还是第一次,以前对象都没有过。

    她足弓很高,青色的血管在脚心薄薄的皮肤衬托下看着很性感,脚上的热气吹向我,别看有热气,但是没有味道。

    我不像别人说恋足喜欢臭脚什么什么的,我喜欢女人的脚首先要干净,就算是要做足交或是舔脚也要洗干净了才可以。

    但是静姨的丝袜在脚掌前端处,有一处刮丝了,但是看着就更好看了。

    我蹲着看了有几十秒钟吧!看来静姨还是没有醒,这时我有一个邪恶的念头。

    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自己的外衣、外裤都脱掉。

    北方的四月份,外面气温很高,室内还是很冷的。

    我穿了一件睡衣、睡裤(睡裤里是很空的,JJ在那自由的摆动着)。

    我悄悄的走到客厅的沙发旁,静静的蹲下,看着静姨的丝袜脚。

    轻声的喊了一声静姨,没有回应,隐约还有呼噜声起,正合我意啊!我慢慢的把头伸过去,不敢离得太近了,生怕鼻子呼出的气,吹响静姨的脚把她弄醒了,离了还有一段距离了,把舌头伸出来,伸的老长,很费劲得往前伸。

    终于舌尖触碰到了沙沙感觉的东西,我终于舔到女人的脚了,朝思暮想的静姨的脚。

    虽然只是轻轻的碰触也让我这个处男激动不已,虽然以前有过接吻,但是对于恋足的我,能够真正的舔到脚,那感觉和心态是不能比的。

    一次轻轻的碰触,赶紧缩回了舌头。

    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这一次舌头在静姨的脚上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第三次,我的舌头更大胆了,在静姨的脚心到脚跟处,轻轻的移动了一下,真正的舔。

    舔完之后,心跳的很快。

    因为蹲着,发现自己的JJ已经高高站立。

    我不像别人说的自己JJ巨大无比,我的很普通,也就17厘米。

    因为睡裤是真空穿的,JJ已经从前方的小口中,冲出来了,红红的龟头从包皮里漏了出来。

    一不做二不休,本来就是想感受一下JJ在丝袜脚上蹭的感觉的。

    我悄悄站起身,因为沙发矮,要想把我的JJ对上静姨的脚,我还必须跪着,一点点的近了,一点点的近了,终于龟头感受到了那种摩擦的感觉,JJ已经和静姨的脚对上了。

    赶紧停,不敢动,看静姨的反应。

    没反应,胆子又大了起来,干脆就直接从脚心到脚跟快速的蹭了一下,看着龟头分泌的粘液,残留在静姨的丝袜脚上,当把JJ离开她的脚的时候,粘液扯起一丝细线。

    爽。

    静姨还没有醒,连JJ都没当进睡裤,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面对电脑打飞机。

    虽然电脑没开。

    这次射的非常快,也非常多,精液多射到键盘和桌面上去了。

    射完精,心跳还没恢复,有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射精太猛,身体有点虚脱。

    在床上躺了半天才起来,拿出纸巾打扫战场。

    等我再出去的时候静姨也已经醒了,和我寒暄了几句,就准备晚饭,准备完就回家了。

    实话实说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要赶上静姨在沙发上睡午觉,我就会轻轻的舔她的脚,条件允许的话,就会把JJ掏出来,在她脚上游走一下。

    然后回去打飞机。

    我和静姨的关系也熟起来,有时候还和静姨聊会天。

    通过聊天我才知道,静姨和她老公是一个单位的,双双下岗,男的和一个女同事在外面开了一家小饭店,她在我家做保姆。

    后来隐约听说她男的不是老实人,她怀疑她老公和那个女同事有外遇,但是一直没抓到把柄。

    这段时间有时候还住在饭店。

    弄的静姨心情不是很好。

    我的邪恶的心情又上来了。

    总想和她摊牌,直截了当的享受她的脚多好啊,但是一直不敢,知道5月份的一天。

    正好是五一放假,那时候还是长假七天呢。

    我在家休息。

    一天,一帮老邻居来看我奶奶。

    家里来了一帮我叫奶奶的人。

    奶奶就和他们在客厅聊天,静姨无所事事。

    想看电视但是客厅有人。

    我的房间里也有一个电视。

    静姨就来我房间说想看电视,我说可以。

    当时我在电脑前打游戏。

    静姨就坐在我的床上看电视。

    这时我发现,我昨天擦拭我发泄出来精液的纸巾还在床头柜上,静姨好像看到了,把那俩纸巾拿走扔掉了,我想她这个过来人肯定知道这是什么。

    扔完纸巾,她跟没事人的一样,回来继续看电视。

    我想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今天就和静姨摊牌。

    有了这想法心情紧张的不得了,不知道怎么说,手都有点冰凉了。

    我于是把游戏推掉,把电脑里存了大量的丝袜脚的图片调出来看,明目张胆的看。

    一边看一遍侧脸观察静姨的反应。

    好像没注意到我。

    又过了一会,静姨问我了「你上网都干啥啊?」等了好久的机会就这么来了,我心里想「没干嘛,就是看新闻,打游戏,还有看图片。

    」「都啥啊?」「就这些。

    」我把丝袜脚的图点大让静姨看。

    「咋都是脚丫子啊。

    」静姨惊诧的看着电脑。

    「因为脚很性感啊,我很喜欢。

    都是一些模特照的局部照片,现在很流行,叫局部模特,有手模也有脚模。

    」我说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语气不是很足。

    我还不停的翻页,让她看「静姨你看。

    」一张一张的让静姨看。

    我观察静姨的脸,不是那种反感的表情。

    有门。

    我故意把舔脚的图片,调出来让静姨看,电脑屏幕上出一对外国女人互相舔脚的画面。

    看着电脑屏幕的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我也没有显出局促感。

    慢慢的关掉图片。

    看着静姨,我说「静姨,我能看你的脚吗?」「我的脚有啥可看的。

    」说是这么说,她已经把脚从拖鞋里伸出来,放在床上了。

    今天静姨穿的是一双肉色丝袜。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肉色的,但是也不错了。

    看着我紧张的不得了。

    慢慢的走过去,蹲在静姨脚边,静静地看着,我的房间里除了电视的声音,其他的声音都没有了。

    「我的脚不好看,太小了,而且还有肉。

    」静姨故意将脚往我的面前伸了一下,然后顺势就要缩回去,要穿拖鞋了。

    我赶紧一把抓住静姨的脚,这是我第一次模脚,第一次明目张胆的模脚。

    「别动啊,我还没看清楚呢!」「小玩意,这脚丫子有啥可看的。

    」说的时候还带有笑声,很骚啊。

    「我说好看就好看。

    」我一边看,一边用手摸着她的脚,光滑的丝袜的感觉一下从手传遍全身。

    我胆子大了点,我一点点的把鼻子凑到脚边,闻了起来。

    我感觉静姨的脚也在微微的颤抖,有可能也是紧张,而且她的脚也有点凉,肯定是紧张加兴奋。

    但是看着静姨没有反感,我胆子大了很多。

    干脆直接去亲,没敢用舌头舔。

    静姨把脚往回缩了一下,我手握得紧紧的,她缩也没有用。

    但是余下的我没有胆量继续做了,不知道她的反映了。

    我侧身躺在静姨的脚旁,她的脚正好顶在我的JJ上,我穿着睡裤,但是已经支的老高了。

    静姨一定能反映出来那是哈玩意。

    但是静姨都没有动,让我心里轻松了不少,就这姿势我俩聊了很多。

    我聊了恋足。

    足交等等话题。

    她还问我足交是啥。

    我调出足交的图片和小片给她看。

    那天我舔了好久,我嘴都舔干了。

    我能感觉静姨被我舔的也很兴奋,有些时候想呻吟,但是怕被外面的奶奶们听到。

    只是一个劲的哀求我别舔了。

    最后静姨看我JJ挺得老高,在我的强求之下她用手帮我打了飞机。

    第一次足交,那天我变成了男人有了那一次的摊牌,我和静姨之间更亲密了。

    我周末回家会去超市给她买丝袜,都是我喜欢的黑色和褐色的丝袜。

    周末的时候会在家里舔静姨的丝袜。

    或是求她帮我手淫,缓解我长时间的压力。

    后来因为那年春夏之交,我国面临非典的威胁。

    我所在的城市成为重点严防对象。

    我们在校大学生也被严防看管起来。

    住校生被关在学校里,走读生不用来上课。

    一个多月啊!被关在学校里出不来。

    闹心啊!没有静姨的安慰闹心呢啊!一个多月没排出去了。

    眼睛都快绿了。

    在一个月人心惶惶中,非典警报解除了。

    期末考试也完事了。

    总算能回家了!总算能再一次品尝到静姨的脚了。

    回家的那天静姨请假没来。

    我在家睡了一天。

    第二天静姨来了,但是她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当天我娘在家,我就只能强压自己的欲望。

    当天静姨竟出奇冒泡的在我家住下了。

    原因是因为她终于抓到了她老公和那女的上床的证据。

    我娘劝了她一宿。

    这个简单的插曲很快以那个男的求饶而告终,虽然告终了,但是我内心邪恶的想法一下子燃起来了。

    我要真正的干静姨。

    夏天是我家生意的淡季,我娘有时候起来很晚再去门市,回家的也很早,弄得我很难与静姨单独待会。

    就算是能单独待会,家里也经常有人来。

    机会来了,因为非典刚过,非典期间耽误工期的全在赶工,我们家的生意又忙了起来。

    老娘一下子又起早贪黑了。

    记得那天,上午我家一个亲戚刚走。

    静姨在客厅收拾。

    奶奶在自己房间睡午觉。

    我看到静姨穿一条纱裙,脚上穿着肉色的短袜。

    好久没手淫的我一下子就冲了过去。

    把静姨按到沙发上,捧起脚就一阵狂舔。

    然后手顺着大腿往上摸。

    静姨一个劲的说「小祖宗,你消停点。

    」他这话更激起我的性欲,怎么能停下。

    我不局限于舔她的脚。

    把她压在沙发上,看着她。

    ?「静姨我想你啊,那么久了,憋也憋死我了。

    」「姨最近闹心啊!「我知道你为啥闹心。

    」然后我的嘴去亲她的嘴。

    她的嘴唇我到现在还记得凉凉的。

    我把我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缠在一起。

    一会她的呼吸就急促了。

    吻了好长时间,她主动舔我的耳朵。

    我最怕舔耳朵了。

    当时我人就摊在她的怀里。

    一个处男哪能经得起她一个熟女的攻势。

    我就剩下一个劲得柔她的奶子。

    「静姨我想射出去。

    」她主动的把手伸向我的裤裆。

    但是我说不想用手,想用脚。

    然后我就躺在沙发脚的地板上,叉开腿,把大裤衩脱了下来,我的JJ一下子就露出来了,直挺挺的向她示威。

    静姨慢慢的把脚抬起来,用一只脚轻轻的按在我的JJ上。

    这是我的第一次足交,梦寐以求的足交就在眼前。

    刚开始静姨还不好意思,脚很生疏,但是她也看过足交的图片和视频,慢慢的两只脚夹着我的JJ,上下套弄,丝袜的特有的感觉在JJ上传递到我的脑子里。

    一会我马眼一酸。

    积压已久的精液,喷涌出来。

    弄得静姨的脚上,我的肚子上还有地板上到处都是。

    「小祖宗啊,这么多啊?」静姨坏笑的看着我的杰作。

    看到精液在她脚上一点点的滑下来,那感觉别提了。

    她忙着帮我把我的射出去的那些子孙收拾掉。

    然后把丝袜脱了。

    然后她蹲在地板上,擦着。

    看着她的脚心和大屁股,一下子我有勃起了。

    年轻就是好啊!中间不用休息。

    我跑到我房间拿出一双给她预备的短黑丝,迫不及待的给她穿上。

    然后又狂舔起来,自己的手往她的两腿之间摸。

    就和其他狼友的经历一样,摸着摸着,感觉她的内裤湿了。

    然后我把我的手指伸进她的内裤。

    一下子感觉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

    毛茸茸的,湿漉漉的。

    我无师自通的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小穴。

    无章法的只是学着A片得动作抠着。

    她求饶着,让我别这样。

    不好。

    我根本就不听,任凭她在我身子底下乱动。

    但是手还是不停一边弄她,一边求她要和她做爱。

    最后静姨没有办法了,也有可能是我弄得她也有了反应。

    她乖乖的躺在地板上,把两腿叉开,再把内裤推带膝盖处。

    我迫不及待的顶了上去,但是弄了几下都没顶到位置。

    静姨淫荡的笑着,用她的手拿着我的JJ指引我进去了。

    顿时,我的脑袋空白了,这就是做爱。

    暖暖的,湿湿的。

    「傻小子,进来了动吧!」她像老师一样教我。

    我也就开始了我人生第一次性交。

    动作很不得章法。

    但是感觉却很美妙。

    因为有了刚才的足交,我的第一次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射的快。

    她在我身子底下也尽量的配合我,提着她的屁股随着我的一下下的运动着,并伴随着呻吟声,还有我得喘息声。

    但是也不是很长时间。

    也就是5分钟就缴枪了。

    一股股精液冲到静姨的子宫。

    我脑子还是空白的,机械的拔出我的JJ,看着她小穴处,白色的精液滑出。

    她那纸巾帮我擦,然后又去卫生间处理她两腿之间的那些玩意。

    之后我们又做了一次。

    这回时间很长,差不多半个小时还没有射,最后她又用脚帮我弄,有感觉了再进入她体内。

    这样才射出来。

    完事我都起不来了。

    我的人生第一次就这么交待出去了。

    从那以后,一有时间我就和静姨在一起玩。

    多数都是舔脚,足交。

    做爱也有但是很少。

    估摸也是因为她已经和她老公和好了吧!但是因为有了第一次做爱,在做爱就很方便了!但是她不再让我射在她体内。

    我还经历了人生第一次买避孕套。

    以后只要她同意我们就做爱。

    后来大四的时候,她因为家里的原因,也是防着她的老公在出轨。

    就辞退了我家的保姆工作。

    和她老公一起开小饭店去了。

    大三的时候我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

    顺利成章的和女朋友干了大学情侣该做的那些事。

    我和静姨的事情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但是我还记忆犹新。

    就连有时候我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在的炮友也好,女朋友也好做爱的时候,都能想起她。

    她是让我从男孩跨越到男人的女人。

    相关热播

    申明:對非大陸地區華人服務,請未成年及大陸網友自覺離開!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要隨意轉播!本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1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