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8.0 903播放

    安娜的复仇

    • 主演:内详 
    • 导演:内详 
    • 分类:小说专区
    • 地区:未知
    • 年份:2019 
    • 更新:10.13
    • 简介:安娜的复仇前言及简单介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绍组织,由政府暗中主导的特务组织,在对外公开场合是由政府负责照顾一群孤儿的组织。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大片

    公众号二维码
    • 剧情简介
    • 发表评论
    • 报错

    安娜的复仇前言及简单介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绍组织,由政府暗中主导的特务组织,在对外公开场合是由政府负责照顾一群孤儿的组织。
    长官,组织的领导者,现任长官已经是经过好几届的领导者,组织的领导者会换人,大部分是在任务中丧失性命而以实力第二强的人接手。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乔和约翰、安是好朋友,是安娜的好玩伴兼叔叔。

    年轻夫妻的爸爸约翰是安的丈夫、安娜的爸爸,和乔是好朋友。

    年轻夫妻的妈妈安是约翰的妻子,安娜的妈妈,和乔是好朋友小妹妹安娜约翰和安的女儿(本作主角).目标经营着高宾会馆,从事一堆得罪人的不法勾当的黑帮。

    会馆高宾会馆第一章爸爸妈妈这里是哪里。

    爸爸说安娜这里是高宾会馆喔,接下来的这两周我们会在会馆这里度过喔!要玩的开心喔。

    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跟这对父母边说边看着妹妹慢慢的走向沙滩准备玩沙子时,说你们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啊!你们真的要接下这个任务吗?这个任务的危险等级不是之前的任务可以比拟的,你们真的要考虑清楚啊!约翰:乔,你也知道我们干这行的工作的危险性是平常人的十倍以上,但是我们已经跟长官讨论过了,我们夫妻俩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就要离开了,就连长官说的话都跟你一样,叫我们不要接这个任务的,但是我们夫妻俩的战绩辉煌,不接下这个任务就没有人可以接下了,更何况你还是我们的好朋友,也清楚我们的实力啊!乔:我就是知道你们的实力才会跟着你们来的,而且我现在处於休假期间,因为担心你们才跟着来的。

    我们知道你的用心良苦。

    但是真的没有人可以接下这个任务了,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乔戴着墨镜看着这对动不动就在放闪的夫妻俩,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们和阻止你们,你们现在放弃这个任务长官也会原谅你们的,因为这个任务真的太危险了,我向你们确认这个任务的目标是什么。

    夫妻的爸爸看着他老婆,向他老婆点完头他老婆也向他点完头,就跟他们的朋友说,我们的任务是伪装成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孩子来这里玩,在接下来的两周之内等待着目标的出现,目标在这两周内没有出现,就算是没有这个任务,就把这两周当做休假日,报酬照样可以拿到,目标出现的话要在目标和另一匹人马把一个非常强力的武器交给对方之前抢走,抢不走就销毁他。

    要是任务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乔:你们知道这个任务是有多少人想要接下的吗?你们知道吧。

    约翰:知道,但是我们看过其他组人马,都认为他们不适合接下这个任务,就连长官也打算放弃这个任务时,我们就说还是让我们来吧,原因有二,一是组织里也有几对跟我们一样的夫妻存在但是他们不是还没有孩子就是孩子的年纪还太小了,无法胜任这个任务,二是很多人马都不是夫妻想要接下这个任务。

    但是怎么看都不像一对相爱的夫妻,而且孩子还是一个问题,虽然也有不用孩子的替代方案,但是目标他们的疑心病太重了,一对年轻人和单身贵族想要进来都要经过层层的检查,才能入住。

    而且你还是一个人进来(乔)想必被刁难吧。

    乔:被检查是真的,但是这个地方是知名的单身年轻男女找到另一半的好地方,这里相遇的男女最后都结为连理,这是他们没有料想到的,这里原本是提供给政府人员,大企业家,黑帮等有头有脸的人应酬,放假,娱乐休闲的地方。

    现在才慢慢开放给一般人进来的,但是这个任务不管结果如何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开放给一般人进来的,虽然对不起他们,这也没办法。

    安:要不是有线人在这里帮忙,我们所需要的装备也进不来这里,希望任务结束之后他不要有事情才好。

    乔:我也希望,但是他们是手段凶残出名的,听说之前被抓到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但是提早离开的人,他们就不想追究他们了,离开的人拿到丰厚的退休金过着很好的日子,虽然也有被发现背叛他们的人提早离开了,但是他们也没有太刁难他们,最多把退休金砍掉一半以上,甚至全部拿走,最严重的处罚没人知道,但是他们都活的好好的,没有人死去。

    他们也知道他们得罪太多人,被吸收去当他们内应的人很多,但是就是不原谅背叛他们还留在这里的人,但是离开的人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约翰:还有我们任务失败了,就带着我们的孩子离开这里吧,至少要让她安全,还有你也赶快找到另一半吧。

    乔:吵死了,另一半的事等之后在说了,但是你们的孩子自己照顾,我才不要照顾,我就知道你回说这种话。

    场景移到能看到漂亮海景的断崖那边。

    安:原来这是这次任务撤退时要用的装备啊。

    乔:是一个看似做日光浴用的躺椅,但是可以发射迫击炮用的炮座,旁边还有几件救身衣,这次的任务的装备真是太少了,这只能依靠自己的体术来面对这个任务了。

    约翰:这也没办法,因为逃脱路线只有背后的这片海洋,也没办法从大门逃出去,要把这炮座移过来就花了很大的功夫和时间。

    乔:但是还有这个,小型的氧气罩,里面的氧气量是可以供应两个小时的,每个人会拿到两个,你看在那边的凹陷处,那里有接我们离开这里的队友,任务目标出现时要有人通知他们准备出来接应我们,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你们放心的去执行任务吧。

    安:安娜你还记得这个叔叔吧。

    嗯,我还记得这个叔叔,是经常来家里陪我玩的叔叔,而且我也很喜欢这个叔叔,他非常的有趣,而且每次来都会带礼物来给我,是我非常喜欢的叔叔呢!而且接下来的这二个礼拜叔叔也会陪在我身边,陪我玩我非常开心喔,我长大之后想要嫁给这个叔叔当老婆,就跟爸爸妈妈一样。

    乔苦笑着看在妹妹的父母边摸着妹妹的头说,不要听小孩子乱说,孩子还小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妹妹的爸爸一脸僵掉看着他的好朋友,妹妹的妈妈靠过来蹲在妹妹面前,跟妹妹说,你长大后要嫁给这个叔叔啊,这个叔叔是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但是你们差太多岁了喔,你知道你们差几岁吗?小妹妹用开心的语调跟他的妈妈说,没关系啊等我长大也才经过15年而已,我20岁,叔叔也才38岁左右而已,没关系的,那时叔叔还很年轻,是没问题的呦!^^妹妹边说边微笑着说。

    妈妈的眼睛从下面往上看着他们的好朋友,年轻人知道这个妈妈在想什么,难怪你过了这么久的时间都还不交女朋友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他们是从16岁就加入组织开始训练,等训练完成之后也才17岁,大部分组织里面的人都是18到20岁之间就在组织里面跟自己的搭档结为连理,虽然也有少部分人在外面就已经有男女朋友了,但是在这短短的一年中他们已经面临过死亡不下百次了,他们是在训练中心中认识当朋友的,这对年轻的夫妻也才25岁,他们的女儿已经五岁了,在他的老婆生产的时候就由他们的好朋友代替他老婆的位置跟着年轻爸爸一起出任务的。

    年轻的夫妻也绝口不题他们的好朋友的搭档的事,因为他的搭档在某次任务中永远的离开他们了,在这之前他们四个人经常一起出去吃饭,出去玩,有时候也会一起出任务,他们经常互相拌嘴,互相吵架,但是他们是真正的互相喜欢对方,他们还经常说我们要一起结婚,要让他们的孩子们玩在一起,他们一边一个生男孩一个生女孩,让他们的孩子结婚,这个组织中的年轻男女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一群年轻人,在他们19岁时,他们四个人一起出一个任务等级是SS级的任务时,前面非常的顺利就完成任务了。

    但是在准备返回时,乔的好搭档不小心中了敌人的陷阱,等他们到安全地方准备急救时,已经来不及了,那个女搭档就跟他的好搭档说忘记他,之后找个更好的人在一起,说完这句话就断气了,那个年轻人顿时眼泪据下,趴在他的好搭档身上不停的哭。

    这对年轻的夫妻就看着他们的好朋友在他们面前断气,离开他们,在直升机上时乔还在自己的搭档身上不停的哭,他们看的很不舍,在他们回到组织的时候,乔身边还是有过好几个搭档在他身边,虽然其中也有好几个不错的女性,也有人对他有好感想要跟他在一起,但是都被他拒绝了,最后乔之后的任务都是一个人出的,除了个人出任务之外,还负责接回应该已经该完成任务回来的同伴,但是还没有回来的人。

    虽然乔本人否认自己的实力,但是经过他成功营救回来的人,及看过他战绩的人,都认为乔是现在组织中除了长官之外第二个实力坚强的人选,唯一一个可以接替组织做领导者的。

    因为组织的工作危险性非常的高,死的死退休的退休,平均年纪不超过24岁,就连他们的长官也才30几岁而已,也可以看出他们的长官实力坚强,也不太想把任务交给他们,因为他们的长官是之前接他们回去的直升机驾驶,所以也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跟他们也算是朋友,组织里有一群年轻男女,也是在任务中失去他们的夥伴,也没有打算找另一个人的也不在少数,组织里还有一群在任务中失去生命的父母的孩子或者是孤儿,组织负责照顾这群孩子也同时培养他们做新一代的特务。

    在他们任务的前三天,他们玩的非常开心,年轻的夫妻很放心的把自己的女儿交给好朋友照顾,让他跟他们的女儿一起玩沙子,教她游泳,在第三天晚上的时候这对夫妻把女儿送去好朋友的房间让他照顾她。

    孩子的爸难道你不担心他对我们的女儿做出什么事吗?你是说他会做出这种事还是这种事,年轻的爸爸边说边吻上他老婆柔软的嘴唇,用右手在他老婆的胸部上搓揉,左手在背上游移,时不时的顺着她乌黑亮丽的长发上温柔的摸着,头发摸着摸着时,手滑到了丰臀上,左手搓柔着丰臀。

    之后把食指伸进去肛门里面,慢慢的扣弄着,安拍打着他老公说,你这个变态,难道想要让乔现在对我们的女儿做这种事吗?你怎么说我是变态,安怎么可能啊,而且你也知道乔对女儿的态度就像是对自己的女儿一样,爱护他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欺负他啊,而且我觉得安娜越来越像她了呢,老婆你没有觉得吗?嗯,这也是连我自己也觉得女儿越大越像是她,欸~要是她现在还活着的话该有多好啊。

    场景换到乔的房间乔和安娜现在在开心的玩着桌游安娜你好厉害喔,叔叔我都赢不了你,安娜开心的看着乔说,是叔叔你放水的,听爸爸妈妈说其实这个游戏叔叔很拿手的,爸爸妈妈他们之前没有一次赢你的。

    乔看着安娜的脸,看的出神,心想着安娜真的好像小时候的她啊!不知道安娜的父母有没有同样的想法。

    叔叔叔叔,嗯~什么事了安娜生气的嘟嘴说,叔叔都不道在想什么,都不理我那我要回去爸爸妈妈在的房间了。

    那怎么行呢!你爸妈叫我今天晚上要好好的陪你玩,现在时间还早怎么就想回去了,难道你不想陪叔叔玩了?难道你讨厌叔叔了。

    乔假装失落的低着头跟安娜说。

    安娜摸着乔的头说,叔叔乖~安娜怎么可能讨厌叔叔呢?安娜长大之后还要嫁给叔叔当老婆,乔捏着安娜的脸颊说,那叔叔就放心了,叔叔不要捏我的脸颊了,那我们接下来要玩什么呢?乔心想着,怎么在这个环境生活的孩子都特别早熟啊~还真是麻烦,你爸妈现在应该在恩爱,我怎么可以放你回去打扰他们的好事。

    嗯…啊~老公不行啊,我们现在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啊,要是让安娜听到了该怎么办,而且都第三天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要交给对方,我们应该要养精蓄锐才是,才能应付突发状况,约翰正跟着他老婆安进行着股交。

    股交就是男女之间进行的一种相互抚慰的形式——以大腿内侧、大阴唇与男方的阴茎相磨蹭(却不让阴茎与阴道接合交媾)。

    这怎么行啊,我还没有插进去就叫我停下来了,更何况我们好久没有做了,至少现在让我们忘记任务好好的放松一下吧~安也被他老公约翰摩擦的很舒服,自己也想要好好的享受放松一下,也说不过他老公了。

    这时场景移到外面的沙滩上,这时是晚上九点多,约翰和安这次任务上帮助他们的线人正在沙滩上检查着装备,害怕使用的时候突然出现意外,小心翼翼的检查着,也不时的观察世周,因为晚上这个时候的会馆正在举行着,他们每日的活动,这个活动只有特定人士才能参加的派对。

    在沙滩上的某张沙滩椅上有一对有钱的年轻男女正在使用传教士式体位抽插着,一点也不担心别人看到,但是仔细一看周围,发现所有的沙滩椅上都有一对男女在进行着各式各样的体位的活塞运动。

    在往远一点的地方看,会发现不少的中年人戴着面具在互相聊天,聊天内容不免於下流的对话,也有一群人在聊着公事。

    沙滩上的另一个角落,有一群年轻人在进行着乱交派对,而且这群人除了乱交之外,还有的人是男女朋友和夫妻的关系。

    除了玩乱交之外还玩着交换伴侣和换妻的下流游戏。

    沙滩上的男女大部份都是裸体的,只有少部份人穿着比基尼泳衣泳裤,因为这场夜间派对是有钱人黑帮高官等级人物的下流派对,派对的举行时间每天都不同,举行时间都在每日日落之后二个小时之后举行的,会馆的工作人员要赶在这一小时内把一般游客送回会馆之内,而且进行入口管制。

    进入沙滩的门和周围的玻璃窗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白天时可以清楚的看到沙滩的景色,但是一到晚上就完全看不清楚了,入口还有工作人员把关检查入场券,也没办法从门口往外看到外面在做什么,因为平常的大门是锁着的,只能经过人员带路才能到达沙滩,会馆有规定VIP和VVIP等级的客人必须遵守的规定是,不能在会馆的任何地方做爱,除了客人自己的房间除外,而且不能在走廊上随便拉女游客进去自己的房间。

    曾经发生过有一群富家子弟在走廊上强拉别人的女儿老婆女友进去房间,进行着杂交派对,被受害者检举上报等等负面新闻不断,会馆方面只能不断安抚受害者,平息负面新闻,以至於晚上时,每一楼的走廊上至少配置两名男性工作人员,因为女性工作人员也有人受害过,那群富家子弟除了以后禁止入住会馆之外,还被家族的人重重处罚,这消息在贵族圈传开,之后就没有人敢在会馆的地方乱来了,有一部份原因是这个会馆是由某个大黑帮经营的。

    另一个消息是有一群年轻男女在人力不足的时候跑过检查口,进入沙滩上,被其他正在沙滩上享受派对的客人看见,以为也是参加人员强拉过去轮奸。

    会馆方面除了安抚这群年轻男女之外还费了不少功夫才解决这两起意外,所以会馆方面会非常的严格执行,深怕同样的事情发生。

    场景在回到中年男人那边中年男人A说,你的这位感觉胸部比较大欸.B说,你的那位技术感觉很好喔而且好像很下流,你看她现在除了帮你服务之外,她的手还很忙,忙着扣着自己的淫穴,你看地上流了一滩她的淫液。

    C说,我的这位听说是新人,我以为技术会很生疏,没想到技术还不错,我都感觉我快要射了。

    D说,我的这位也是新人,没想到技术这么差,我的这位唯一的优点就只有是模特儿身材而已,一点都不舒服,中年人D就低下头跟女工作者员说,你加油一点好不好,你看看你隔壁那位,明明也是拥有模特儿身材的新人,但是你的技术就这么差,在这样下去我要投诉你啰!女工作人员嘴里含着D的肉棒模糊说,客人对不起,我会加油的请不要投诉我。

    中年人ABC同时说D你不要这么扫兴好不好,我还想要嚐嚐这位曼妙身材的服务呢!D不高兴的说你们谁来跟我换啊!此时女工作人员ABCD每个人都服务着这四位客人已经经过约15分钟了,每位都满身大汗,香汗淋漓。

    女工作人员A是服务着中年人A的。

    其实这位工作人员的胸部也不小,也有DCUP。

    女工作人员A听到这句话把头从A的肉棒上移开,离开之前用她的香舌在A的肉棒前端绕圈圈的舔着,最后亲了一下A的马眼,A的香唇完全离开A的肉棒时还拉着一条晶莹剔透的口水。

    中年人A问女工作人员A说,你工作多久了,我在这工作已经五年了,这位客官感谢您的厚爱,我已经不知道服务您多少次了,当我还是个新人时您就叫我来服务您了,我当初的技术也很生疏,是客人您的功劳和厚爱我才有现在的技术,D这位客官就请您见谅不要投诉D,D听到说那好吧我就不投诉她了,但是你接下来要来服务我,女工作人员A说是的。

    中年人B问着服务他的工作人员B你来这里多久了,我记得你也来很久了,你怎么不说半句话。

    工作人员B是个拥有FCUP的巨乳。

    女工B原本用着自己的汗水当润滑剂的巨乳上下的摩擦着B的肉棒,边用舌头舔着B的肉棒周围。

    女工B说我来七年了,但是A说的对,我也没办法补充说什么,客人D请您原谅D,之后我会和A,好好的教教CD的,请您见谅。

    女工CD都是拥有CCUP的模特儿身材的工作人员,他们之前的职业是模特儿,但是景气不好,又听之前的前辈说这里很好赚就跟D一起来了,没想到是做这种事的。

    当时ABCD在一起,AB两人在跟CD做事前的心理辅导,说遇到好的客人,你会有好的收入,而且有人会带你离开这,过的好生活,你们的学姐就是遇到好客人的,之前也有新人遇到很粗鲁的客人,也有人被好几十人轮流抽插着,经过一个多月的辅导,才慢慢回归正轨来。

    而且看到同伴被带离沙滩不要跟着离开,不要离开我们俩个的身边,至少不会遇到太惨的事,因为这里是可以指定服务员的,因为客人有阶级之分的,所以其他客人不能强制带走我们。

    就在AB事前辅导完CD之后客人ABCD就来指定A和B了。

    这时已经是午夜12点了,约翰和安在这段时间中经历过了传教士式,背后式,现在他们的姿势是女上位式。

    安边呻吟边断断续续的说我……的好老公……,没……想到……这么久没恩爱了,你的能力比之前还要强……难道你之前瞒着我在外面偷吃。

    约翰一手扶着安的腰,一手粗鲁的摸着老婆安的巨乳,手指不安的扣着用两根手指挟着安的乳头,约翰坐起来吻上了安的柔唇,舌头伸进去安的嘴里,两条舌头互相交缠了一阵子,约翰和安的唇离开时,舌头之间还牵连着一条唾液,约翰双手抓住安的臀部,自己控制抽插安的速度,喘着气说,我的好老婆,我怎么可能背着你在外面偷吃呢?要是老婆和安娜都离开我了,那我该怎么办……这时中年人AD围着女工作人员AD,女工A和女工D交换着吞吐着客人A和D的肉棒,当女工A正在用嘴服务着D的时候还不时用手轻柔着A的卵囊和用两只手指轻轻的刺激着A的根部,另一只手伸到D的后面,用着她最长的手指伸进去D的肛门里面,刺激着D,吞吐着十多下之后女工A伸出舌头左右左右的舔着客人D的马眼。

    女员工D虽然很努力的学习着,但是技术还是差女员工A很大一截,员工D把客人A的龟头完全露出来,努力前后摆动着头,舌头忙着舔遍整个龟头。

    员工BC见到A卯足全力的同时服务AD客人,员工B利用他最大的武器欧派,从原本的上下套弄改成用整个欧派完全的包住整个肉棒,用着她柔软湿润的乳肉把客人B的包皮整个退下,露出整个没有包袱的状态龟头。

    从马眼的地方用乳肉往下到根部在往上到马眼,B的乳头也一直刺激着客人B的肉棒,B的头部跟着自己摆动的欧派的频率往下往上刺激着中年人B的视觉感观。

    员工C和客人C的姿势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变成了六九式,C的嘴贪婪的吞嚥着客人C的肉棒,C的头发长到垂到客人C的大腿内侧让客人C痒的受不了,客人C用着双手的食指撑开C的阴唇,用他粗糙的舌头舔在C的内阴,大拇指刺激着C的阴蒂,中指刺激着肛门,员工C忍不住客人C的刺激,淫水滚滚的流出,弄得客人C满脸都是。

    中年人D经过员工A的服务,用他粗旷的双手紧紧的压着A的头部,用着每秒五下的速度猛力的干着A的嘴,员工A闭着她的媚眼享受着D的肉棒,双手伸到D的股间用手指刺激着D。

    中年人A原本就喜欢新人来服务他,每次来都只指定新人来服务,他喜欢看新人一步步的照着他的话做,让他有很大的成就感及调教感,直到他认为这个新人玩的差不多了就换一个新人来服务,直到他遇见员工A,那时的A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羞涩的脸庞,加入玲珑有致前凸后翘的身材,大大的吸引着他的目光,那时的A是个刚成功的企业家,非常的忙碌,但是他忘不了A第一次服务他的光景,而让他原本需要花两个月才能完成的工作,只花了一个半月提早完成,只为了跟她渡过欢乐的时光,现在的他变成了只要有需要招待客户的时候就会带他们来这里,让他们来这里好好的享乐一翻,员工A的第一次就遇到了中年人A的巨大的肉棒,让她非常的惊讶,但是中年人A非常的体贴,第一次服务时并不像其他客人一样马上就硬干她,只是慢慢的教她任何事,那次的经验之后员工A忘不了中年人A的温柔和巨大的肉棒,她在那之后的半年内每次服务时都花非常多的精力来学习任何的技术,但是都不给任何客人插入她的小穴,某日她看报纸发现A成功了,非常替他高兴,但令她失望的是A已经结婚了,但不想要破坏别人的家庭,但是A再度到来时,员工A原本非常排斥,但是心中还是忘不了他的温柔,持续了约两年的调教,员工A已经变成了他心目中享乐的对象,但是中年人A爱着他的家人并不想跟他们分开,他老婆当初知道时跟他闹离婚,但是知道他会成功有一部份是她的缘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是让他带客户去那边享乐,几乎在那里的应酬都是成功的,也就继续在留在家里照顾孩子,经营副业。

    中年人A原本就受员工A的服务让他在兴头上,A太了解他的癖好了,当A去服务D时,他有点失望,但是员工A还不忘用自己手来服务自己,员工D是中年人A喜欢调教的新人,所以很快地就快到达颠峰了,中年人A紧紧的按住员工D的头,勇猛的抽插着她的小嘴。

    中年人B气喘吁吁地说,对就是这样太刺激太舒服了,你的胸部真是太爽了我…快要忍不住了。

    员工B在一次地摆动中把她的巨乳紧紧压在中年人B肉棒的根部,只露出一颗龟头,员工B知道体力快到极限了,轻含着龟头前端,用舌头集中攻击她的马眼。

    员工C经不住中年人C的舌头和指交的猛攻,已经泄了两次的淫水,洒满中年人C的脸,淫水多到流了很多到他的胸躺,员工C瘫软在中年人C的身上,她的樱桃小嘴离开了他的肉棒,中年人C正在兴头上怎么可能让她休息,自己坐了起来,命令员工C伏在自己的大腿上,命令她含着肉棒,因为员工C泄太多次太累了,中年人C只好自己动手抬起C的脸庞,看到她满脸汗珠、嘴角流出的口水、流了自己一身的淫水、无神的双眼,让中年人C的征服感顿时大增,紧紧的按住C的头猛烈的进进出出,C痛苦的挣扎着,但是力不从心,只好顺从着中年人C的抽插。

    过了五分钟中年人D按住员工A的头,员工A还是闭着双眼静等着热流的结束,等D射完了之后,喝光了所有的液体,舔乾净了他的龟头,说出了谢谢招待。

    中年人A射进去员工D的嘴哩,D想要吐出来,但头部被紧紧的压住,只好吞下了所有的精液,中年人A放开员工D的头,D轻咳了几声。

    中年人B在员工B的巨乳服务下,射了出来,射出的量比平常还多,射到了她的刘海,从额头流下来的精液,流到他的左眼睑,B闭起了左眼,双手还是压住自己的双乳说,客人还舒服吗?中年人B没有回答,一脸舒服地望向远方。

    中年人C在射出来的时候让一部分精液射在C的嘴里,把剩下的液体全射在她的脸上,最后抬起她的脸庞,看着她满是自己精液而无神的脸庞,十分的满足。

    房中的约翰正在用传教士体位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喘着气说,安我…要射了,安断断续续呻引着说,老…公,射…进来吧,同时他们俩人同时间泄了身。

    中年人A问着BCD这次的招待怎么说呢?BCD同时说这个招待太好了,之前没有这么爽过,中年人A问说那这次的合约的结果呢?BCD看着躺在地上的员工ABCD,下体流出了不少的淫水和自己的精液说着,那好吧,有这么好的服务不答应怎么行。

    中年人A听到笑着拉起了员工A轻吻了一下,在她耳边说谢谢你了,员工A回了她一吻没有说出一句话。

    在任务执行期间的第四天凌晨四点时,约翰、安、乔同时接到的线人的讯息,他们将在五点整准时交货给对方,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整理好自己10分钟到达定位,这一段时间是警卫最松的时候,超过这个时间连到达定位都做不到请尽速做好准备,我已经开好通往沙滩的门了,撤退路线已经确定没有阻碍了,剩下的你们自己加油。

    约翰和安互相地整理好对方的身体,简单的做个清洁工作,蹑手蹑脚地前往目的地。

    乔事先通知撤退部队,目标的交易时间,提早到预定的地方就定位准备好撤退事宜,乔安静地做好准备,还在睡梦中的安娜,也替她换好了衣服,轻轻地背着她,不打算吵醒她前往断崖那边。

    这也太早了吧,太阳才刚升起些许,只有一些柔和的阳光露出,环境还暗暗的连目标的轮廓也看不清楚,是要怎么执行夺走任务,难怪乔要阻止我们,但事到如今也不能放弃了,我们上吧安,安无声地向他点头。

    五点整时目标双方准时出现了,周围的护卫人数太多大约双方人马加起来有100多人,每个人都配备着重武器观看着四周,找不到任何的漏洞。

    仔细看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只有一把小刀、小枪、烟雾弹,但是武力还是相差悬殊。

    当目标的武器出现时就是出手的时候,虽然那时的警戒是最高等级的,但是最好的夺走时机,夺不走也最容易摧毁。

    经过了十几分钟,在断崖旁的乔看着会馆那面爆炸声不断,枪声从不停止,安娜也被巨响吵醒,乔连忙的安抚她,安娜是个懂事的孩子,她拉着乔的外套躲在乔的身后,再经过了十分钟叫喊声越显明显,在看在远方的沙丘上,安的身影出现,安的身后至少有二十几个人追着她,安朝空中丢出一个盒状物,安朝盒状物开了几枪,盒状物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碎了会馆的玻璃,地面隆隆巨响,安被震倒趴在地上,好像没有被爆炸给伤的太重,追击者怒吼着,安爬了起来,看到了远方的乔。

    乔这时使用着迫击炮来援助安,安跑了约一百公尺,安停了下来,乔感觉安在说话,好像是透过风声听到安说,乔,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至少你和安娜都要平安无事。

    乔眼泪夺眶而出,抱起身后的安娜抓起身旁的救身衣,往断崖那边跑去一跃而下,看着海上来支援他们的船只驶近,接着船只起火,后面有敌人的船发现了他们,乔紧紧的抱着安娜,敌船的炮火子弹轰向乔,乔身中了几枪,接着乔和安娜落入海中渐起大大的水花,乔浮上水面发现安娜不在自己的怀中,赶紧潜入海中,寻找安娜的身影,发现安娜时安娜已经昏倒,身上的上衣也被落水的冲击给沖走,乔找了一段时间找不到,乔脱下自己的外套套在安娜身上,把一个小型的氧气罩罩着安娜的口鼻,潜水游往远方,乔游了一段时间浮出水面,仔细观察世周,没发现任何船只和人员,接着看着手上的手錶,看了看地图,游向了最近的基地。

    乔游着的时候紧紧的抱住安娜,流出了男儿泪,心中想着约翰和安,对不起,我没能救出你们,但是我会负责照顾安娜的请你们放心。

    乔游到了基地的船只出入口,从那里里上岸,先把安娜交给了其他人员,自己的伤也还没包紮,就坐上电梯往顶楼走去,组织的长官已经事先抵达等待着他们,长官看着乔一脸严肃,问乔说任务执行的如何?乔:安把武器给摧毁了,但是我没能把他们救出来,只救出了他们的女儿。

    长官:乔你知道失去父母的孩子最后会怎样吧。

    乔:知道。

    长官:那我决定把他们的女儿安置在组织中负责照顾孤儿的唐那里。

    你说你要把她安置在唐那里,应该知道唐在组织中出名的残暴,很不会照顾孩子的,要把她安置在他那里我不接受。

    乔注意你的语气和态度,你是知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是打不赢我的,你是打算抗命?抗命又怎样,我是不会把她交给唐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我会负起照顾她的责任的,还有我要退出前线了,不要在指派任务给我。

    长官把椅子转向背对着乔说,随便你了,你要记得现在还有好几个棘手的任务还没解决。

    乔无视长官所说的最后那句话,离开了办公室。

    乔走向医护室,遇到了一位手抱着乾净衣服和乾毛巾的护士,问护士安娜现在怎么了。

    正当护士要回答时,另一位护士从后面走来看到乔的背后在流血。

    乔乔先生,你的背正在流血,我来替你处理伤口。

    我不要紧,护士你还是快说安娜的情况吧。

    好好的,安娜她现在还在昏迷中,经过检查发现没有什么大碍,可是她现在发着高烧和几处小伤口,应该是在海中泡得太久细菌感染了,我现在正要去帮她再换一套衣服。

    乔问完护士安娜的病房在哪里,就接过毛巾衣服往病房走去。

    乔到达安娜的病床旁边,看着安娜呼吸不顺畅,摸着她的额头,好烫,都怪我太慢了,而且我也没有发现你受伤了。

    乔小心翼翼的脱着安娜的衣服,怕弄着伤口,慢慢的慢慢的拿着毛巾擦拭着安娜,因为高烧而流汗的身体,边擦边落下眼泪,说着断断续续的对不起,正过来要帮乔检查伤口的女医生和护士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的下了决心免费注册送200元玩游戏 点击进入,绝对不会把这次事说出来。

    相关热播

    申明:對非大陸地區華人服務,請未成年及大陸網友自覺離開!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不要隨意轉播!本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2018-2020